最爱小说 - 都市小说 - 农女很从容在线阅读 - 022

022

        其实楚老爷子心里有苦难言。

        他今天卖了四亩旱地得了十六两,提前卖掉地里的粮食换得十八两,这事村里人迟早会知道,说没现银谁也不会相信。可银子得留给老大啊,明日就得还掉三十两,如此算来仅剩四两,加上八两现银、宝凤嫁妆,几个媳妇的私房钱,杂七杂八才勉强能凑够二十两,可是又要留给老大父子三人赴县里赶考用。

        楚从容已听出李村长与楚老爷子有些嫌隙,李村长似乎更倾向于自己这边,于是大为放心,今日这家分定了。

        楚老爷子一再强调家里确实没有钱,但吱吱唔唔,始终无法给出让李村长满意的说辞。李村长知道楚有贤出事伤得不轻,便把目光投向叶氏,问她有什么想法。

        叶氏向来性子软且没主见,不象杜婆子那样言语犀利,面对这种高压场合哪懂得说什么好,只得用目光向女儿求助。

        “村长爷爷,我娘为了照顾我爹日夜不曾合眼,一时想不到说些什么,我能替她说几句不?”楚从容接知道叶氏的想法,就把话接了过来。

        李村长点点头,示意她只管大胆说。

        “村长爷爷,十八    公,我爹现在躺床上生死不知,大夫说即使救好了三五年内也无法下去干重活,无法劳作与废人无疑。四叔腿脚不便,我和弟弟们又小,光靠我娘和三哥是养活不了我们一家子的。我们从内心上是不愿意分家的……”

        杜婆子急了,双眼一瞪怒吼道:“刚才明明说好的分家,怎么又抵赖反悔!大人决定的事,由不得你不同意!”

        楚从容正色,厉声喝道:“闭嘴!村长爷爷十八    公在此,你区区一个妾氏哪有你开口的份!”

        “你你你……老头子,你看这贱种都猖狂到什么地步!”杜婆子气得上气不接下气!

        楚老爷子也悖然大怒,扩道:“死丫头你真是无法无天了!她再怎么说也是你长辈,你一而再的出言污辱长辈,这是为人孙女该说的话吗!要是你爹在这,我非让他把你活活打死不可!”

        楚从容哼了一声,大声说道:“我奶是爷您的原配这不假吧!我奶去世之后爷没再续弦对吧?杜氏进门时就是平妻,爷何时把她抬为正妻了?既然没有她就是妾!大宁律法,平妻也是妾错不了!一个妾侍在村长爷爷和十八    公面前嚷嚷,才是真正的大不敬!”

        杜婆子听了,顿时双眼泛红,想要上前去揪扯楚从容,被楚老爷了拽住,低声喝道:“你还想不想分家!”

        楚婆子两眼发黑,一口气背过去了。楚有智手忙脚乱地掐人中,好不容易才弄醒过来。

        “你们到底想要什么,尽管说吧。”楚老爷子压住心中怒火,说实在他也怵了这个孙女,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

        “爷一家大伯专攻科举,一旦中举则光大门楣;五叔从商将会日进斗金;二伯刚操持农活丰衣足食!正好和我大宁三大基石完全一致,可见爷多么善于运筹帷幄,高瞻远瞩无比英明!我们和四叔拖累了大家,害得爷无法过上舒心日子,从孝道大义考虑,爷想分我们出去那就分吧。万一有人背后佞议爷,这才是我们真正的大逆不道,不孝不悌!只是恳请爷念在我奶的情份上,分家时能多给些钱粮,让我们活下去。”

        多要点钱粮,这才是楚从容的目的。要是自己不争,省下来也是白白便宜那帮人,不要白不要。

        一番话软中带硬,听得李村长和十八    公频频点头。十八    公更是开口责道:“楚老六,你看这多好一孙女,你也舍得往外推!”

        楚老爷子悻悻的,不好当场发作,心里盘算着还完三十两后,还能挤出多少银子,犹疑许久,答应给他们三两银子。接下来几人围绕屋子粮食和田地等逐一商议,总算达成一致意见。

        三房分得旧屋一栋,现银三两,鸡三只,水田五亩,旱地两亩,粗粮四百五十斤,红薯一百五十斤。猪就不参与分配了,这是楚从容主动提出放弃的。每年年底,三房四房要给两老赡银一两二钱。

        原本楚有文等人提出一两六钱,每人八百文不多。楚从容却说楚老爷子八百文没问题,杜氏只能给四百,妾侍减半。

        杜婆子感觉又被一刀狠狠插在心窝上,心里正在疯狂滴血!

        老娘心痛啊!

        小不忍则乱大谋,只要能快点赶走这些贱种,再痛老娘也忍!

        楚有文在娘亲的示意下选择了退让。好不容易大家意见一致后,杜婆子掏出三小锭银子,甩到大家面前:“让他们今天就搬走!老娘多见他们一眼都膈应得慌!他们若是今晚赖着不肯走,我保证一文钱也不给,爱咋地就咋地!”

        大家都以为杜婆子被楚从容剌激狠了,只有楚有智知道娘在怕什么,万一明天就有人上门追    债就扯不清了。既然都分家了,为什么不让他们马上滚!

        众人为难地看着楚老爷子,楚老爷子脸色相对难看,死老太婆这是怎么啦,如此苦苦刁难,让自己怎么下得了台。

        李村长想要喝斥杜老婆子,却被楚从容扯住了。

        原来楚从容向楚有德问明了老宅的情况,只见她向大家说道:“我们不必再难为村长爷爷了。现天色还早,搬就搬吧。三哥,你陪着村长爷爷先把契书弄好,一会让四叔划押。四叔负责去称粮食,娘和我先收拾干净一间房子出来,爹身子吃不了苦。小六,你先去照顾爹喝鸡汤,小七负责收拾些轻巧物件。我们立即开搬!”

        杜婆子此举正合她意,你不是恨不得我们马上消失吗,本姑娘还怕夜长梦多呢。

        李村长带着欣赏的语气说道:“那房子前天我打那经过,特地瞄了几眼,收拾一下还能住人。不过屋顶有些地方会漏,但照这天气也不可能有雨。今晚你们就自己简单弄一下,明天我喊上几个人过去,帮你们好好收拾收拾。”

        楚从容听了连声谢谢,恨不得当场给这老头子一个大大的拥抱,好人啊!

        一家子分头行动,进度比想象中的要快很多。

        主要是一家人东西不多,碰巧旧宅离牛二家近,牛二看到他们忙碌,就领着牛小花过来帮忙,一下增加了两个生力军,速度更是快多了。

        天色变黑的时候,基本上都搬完了。

        所有的东西只是搬了过来,堆放在一个大点的房间里,没来得及收拾分类。牛小花见又脏又乱的,想邀请楚从容过自己家对待一夜。楚从容心想在这紧要关头,必须陪在家人身边与他们一起共甘同苦,于是婉言谢绝了。

        叶氏在院里用几块泥砖,垒了个灶,煮了一锅粟米粥,煮了把青菜,打算第一晚就这样对付过去。

        楚从容想起老爹吃不动鸡肉,只喝了点汤水和鸡血,一锅鸡肉还好好的,便端过来让分了吃。叶氏死活不依,打算明天再熬一轮。

        楚从容告诉她,重复煮过的东西吃了对病人更不利,只有新鲜的才好,并保证明天一定让老爹喝上新鲜的鸡汤。叶氏将信将疑的,但又不忍心喝斥女儿,只得随她了。

        当晚,楚从容和双胞胎挤在同个房间,找来两块旧木板往地上一铺,就成了临时的床。双胞胎处于年幼无知的阶段,对分家完全没有概念,不但没有沉得不妥反而很兴奋,终于摆脱杜婆子的毒打和四郎五郎的欺负,不用整天想着早起干活,不用再整日地提心吊胆。

        六郎掏出一把碎银和一些铜钱交给楚从容,这是她之前让自己藏的。楚从容接过来仔细数了数,一两八钱,这就是三人两次镇上之行的总收获。

        “怎么这么臭?”楚从容感觉碎银有一股味道。

        “嘿嘿,我是藏猪圈底下,用石板压着谁也想不到!”六郎得意洋洋的说道。

        “姐你不知道,三哥以前打得几个兔子,藏了十几文钱在鞋底里,被翻了出来。有一次藏在茅厕都边上小奶奶都能找到,还打了他一顿,因为怪他藏得地方不对,钱都臭了!”七郎沾沾自喜地说道,学着楚从容改了对杜婆子的称呼。

        “老六真聪明,知道小奶奶从来不去猪圈。”七郎恭维道。

        楚从容忍俊不禁,这老巫婆也真够厉害的,鼻子比警犬还灵。

        “还有更夸张的,娘去人家家里帮工,原本说好三十文钱。活还没干完小奶奶直接去找主家要,吵着怪娘要少了硬要对方多掏二十文!后来村里再也没人敢找娘去干活了。”

        “还有一次……”

        两兄弟如数家珍地抖落起杜婆子的黑历史,听得楚从容直为一家人难过,老巫婆也是极品到家了。

        三人聊到半夜,两兄弟终于睡着了,楚从容迟迟不能入睡。她搬东西累出一身汗,想找水洗澡才发现,自己竟然忘了把水缸考虑进去,失算了!好不容易克服不洗澡的不适,又发现这屋子蚊子格外多,实在是难堪其扰。而且天气炎热,屋里都是灰尘味……

        你妹的,真怀念有空调的日子!

        隔壁房里,叶氏也迟迟没能睡着,看着自家男人象活死人般,她心里那个愁啊。主心骨伤成这样,她感觉天都要塌了!分家统共才七亩地,这就样也要等到秋季才能耕种。分得三两银子,全家人未来生计全在这,不光要管吃喝秋种还要买种子。自己男人每天光鸡汤就要几十文,听丫头这样折腾下去,三两银子能坚持多久?

        可女儿也是为了自家男人早点好,做娘的又怎么忍心怪她?    刚分出来,柴米油盐样样都缺,明天怎么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