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 - 都市小说 - 农女很从容在线阅读 - 019 天大好事

019 天大好事

        有了楚老爷子的话,楚有德感到十分高兴,因为他最为关心的事情莫过于三哥伤势有救了。

        楚从容却并不在意,她已彻底看清楚老爷子为人,偏心偏到离了谱,有杜婆子在一日好处绝对轮不到三房四房。她目的是想搞浑局面,搅散今晚的事情。按她的设想,杜婆子他们很快就会急于将三房这个包袱甩掉。

        “爷果真有力挽狂澜的大魄力啊!”

        楚从容不忘拍老爷子马屁,“大伯还债三十两,院试二十两,合一起五十两。大夫说我爹起码要静养半年,每月参钱八两半年就要四十八两。请大家放心我们不会浪费的,我问过老郎中八两只够买参须。吃食开销草草只算二两得了,合计也是五十两。”

        “又来个五十两!你干嘛不去抢钱庄?万一花了五十两人却救不回来,那不亏死!”又是杜婆子坐不住了。

        “大伯也花了五十两,万一他考不中,那不也亏死?!”楚从容学着杜婆子的语气,揄揶道。

        “你这死丫头总是咒你大伯,怎么就见不得你大伯好!他准能考得上!大郎也一样!”陈氏跳起来,恨不得撕了她。

        “考不上有什么奇怪,大伯不是考了十几年没考上吗?按小奶奶说的早就亏死了!小奶奶我帮你算过笔账:大伯科举每年起码花二十两,十几年加一块就是三百多两!这是天大一堆银子,可以盖六幢三进青砖大瓦房了,或都买六十亩上等水田。小奶奶你要是早这样操作,天天坐家里有租收不香吗?    现在亏死了吧?”

        杜婆子动容了,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原来这些年老大竟然花了三百多两,事实上只多不少!

        楚有勇和楚有智听罢脸色黑得吓人。

        楚有勇想的是,怪不得自己儿女连件新衣服娘也不给买,原来家里的钱全都给大哥挥霍了!楚有智则想的是,看来自己以前问家里要得少了,以后必须多要点,自己这房才少亏一点。

        楚有文尴尬地抬头,看见娘亲和兄弟们的脸色都变了,赶忙站起来骂道:“历来读书是最花钱的,五丫你安的什么心,真要逼死我你才甘心吗?”

        “大伯言重了!我算数还不错,想帮家里捋一捋罢了。如果大伯愿意,我也可以帮你把大房这些年的用度都算出来,放心我不怕辛苦的。”楚从容展示了一个天真的笑容,人畜无害那种。

        “老大五丫,你们都少说几句!老五,你把今天问得的情况说给大伙听听。”楚老爷子听得脑瓜子嗡嗡发涨,连忙转移话题。

        “爹,我今日去了沈府,他们同意给二十两,并答应好好对待六七郎,让他们与沈家大少同食同宿亲如兄弟,还会送他们去读书识字。”

        楚有智甚为骄傲,心想这紧要关头自己促成此事功劳不小吧。实际上沈家价三十两,他为了早点促成此事,就在原先报价的基础上多加了几两。

        楚老爷子一听有二十两之多,紧皱的眉头松了许多。他心里盘算着卖粮二十两,小六小七换回二十两,现钱八两小凤三两,如此看来无须卖田地,就能解决老大欠债和父子三人赴考费用了。至于老三先慢慢养着,等秋季收粮后再给他买参补身子也不迟。

        “五叔,事关我两个弟弟,我们三房竟然啥都不知道?”楚从容一脸迷茫。

        楚老爷子清了清嗓子,说道:“五丫是这么回事,你五叔给小六小七找了好出路,就是给镇上沈家大少爷做书童。沈家保证待他们亲如子侄,还送他们读书识字。这是天大的好事啊!我特意吩咐你五叔,在没成之前不要跟你们三房提,省得你们空欢喜一场。现在沈家答应了,这不就跟你们说了吗?”

        楚有智听了感到脸上很有光,朱氏也跟着挺了下腰。

        “那我们三房得好好谢谢五叔了。”

        “一家人,和五叔客气什么?”一想到有银子入袋,楚有智感觉飘飘然地。

        “五叔,我更关心的是沈家答应给多少钱?”楚从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楚有智看了看楚老爷子,缓缓说道:“二十两!”

        “太好啦!我爹有救了!明天我就带小六小七亲自到沈家向他们道谢,要是沈家给了钱,我领到钱就直接给爹卖参去!”

        楚从容兴奋地说着自己的打算,仿佛马上就拿到银子般。

        楚老爷子和楚有智顿时满头黑线!

        楚老爷子心里想的是先用来解决老大的事,她拿去给老三买参不就缺个大窟窿?    楚有智则担心事情穿梆,要是这丫头去沈府自己还捞个屁!

        “五丫,沈府这二十两先用来帮你大伯还债吧,你爹天天鸡蛋大米白面先养着,只要秋后卖了秋粮就给他买人参好好进补。”楚老爷子忍不住把心中打算说了出来。

        老大不能及时还债后天就被人砍手,一旦老大出事大郎二郎肯定大受影响,这样院试还能有什么戏!

        “是啊五丫,听你爷的没错。大人的事有大人管,你小丫头一个能懂得多少,尽是瞎捣乱。”楚有智连忙开口帮腔。

        “爷、五叔,你们的意思是卖了我爹两个儿子,让你们去换银子拿去帮大伯还债,然后我爹乖乖躺在床上等死,对吗?”

        做人还能更无耻一点不?

        “你这死丫头,怎么说得这么难听!什么等死等活的,你爷不是说天天鸡蛋大米白面养着嘛!人参只是等秋粮换钱再买罢了。”

        杜婆子斥责道,心想到时候老娘给你买根毛,等着吧!

        “秋粮秋粮,谁能保证我爹能熬到秋粮出来!你们这是任由我爹自生自灭!大伯大郎哥迟一年再考不会死,我爹不好好治就要死啦!既然是卖儿子干脆各卖各的,我们三房不求你们帮卖!”

        楚从容实在忍不下去,纯情小羊羔演不下去了。

        “臭丫头,你怎么这么自私自利!科举历来一年比一年难,这点你爷我深有体会,你大伯年纪不小了再也考不了几回!他们要是考上了,你们不就是官宦人家吗?    难道他还不帮衬着你们?    念在你大病刚愈,我才舍不得对你说半句重话,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下大人?!”

        楚老爷子恼羞成怒,如同老火山一样爆发了。

        “哈哈,爷这就是你想说的心里话?    这下说出来舒服了吧?    请你好好想一想:我爹是你的嫡子,他大女儿早些年被你们卖去当童养媳,他小女儿我六岁也被你们卖去当丫鬟!前阵子我又差点被你们生生逼死拿去配冥婚,侥幸活下来了你们就想着卖给人家冲喜!卖无可卖就打算卖他两个儿子,最可悲的是将卖来的钱拿去帮大伯还赌债,让他乖乖躺在床上等死!敢问我爹做了伤天害理的事、还是做了大逆不道的事?    爷啊,大伯是你儿子,我爹更是你的嫡子!你就这样对他?”

        脸都撕破了就开干吧,楚从容不想再装乖乖女了。

        “你这死丫头!父叫儿死儿不得不死!我决定的事还轮不到你来说!信不信老子请家法子,打死你官府也不带管!”楚老爷子也动了真气。

        “正所谓父慈子才能孝!爷你可以去打死我爹,反正他就直挺挺躺在床上和死人差不多!要不你干脆将三房全部打死得了,不瞒你们今日我去了东安书院,发现只须两文钱就有人抢着帮写诉状!只要我三房还有一人没断气,保准会把楚家丑事全捅出去!什么秀才举人统统见鬼去吧,我呸!品性如此卑劣的人,即使以后当了官也是祸国殃民,搞不好落得抄家灭族下场!”

        “咱们农家人想吃点水果,都懂得要护好果树。你们倒好,总想着把果树砍了当柴烧,尽干杀鸡取卵的破事!楚家处处以书香门第自居,个个自诩读书人。你们难道忘了夫子说过,想要读好书,必须先学会做人!”

        “大伯你要筹钱,娇儿姐和嫣儿姐这么漂亮,彩礼想必很丰厚!小奶奶,晚姑也可以早日出嫁,将彩礼给大伯好啦!爷真想帮大伯多卖几亩地就能轻松解决!至于二伯,老实得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我就不说了。五叔如果你真心敬爱大伯,把五郎交给我,我保证给你带回三十两!都沦落到卖人了,两个聪明伶俐的亲侄子你才卖二十两,说出去也不怕笑死人!”

        “我知道你们心里在咒骂我,说我不敬不孝顺长辈,这些对我来说无所谓。我现在放下狠话,谁敢动我家人我就动他家人,你们最好想想那三只鸡怎么死的!每天负责喂鸡的是小六小七,鸡下了蛋没我们三房的份,到头来连鸡肉也吃不上一块!不宰了它们留着过年啊!”

        “有谁不信邪尽管试试看!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

        楚从容撂下狠话,走了出去,后面传来杜婆子高亢的叫骂声:“这贱丫头反了天啦!天底下哪有这种孙女!早知这样当初老娘就不应该救她!老头子,明日你就找人把她卖了!不然哪天睡梦中被她砍死都不知道……”

        陆老爷子眼神不善地看着她,心道你这死婆娘瞎嚷啥,你什么时候救过五丫,连药都是小六小七去赊回来的!

        就在楚从容舌战群魔时,宝山县某府邸里,许多金脸上玩味的玩味的笑意。

        “主子,您让查的老者,是志雅学府山长方遥远,只是去东安书院办事碰巧经过。”旁边黑衣人恭敬地禀报。

        许多金唔了一声,问道:“最近可有任何异动?”

        “京城那边没有任何往来,县里人马也按兵不动,但他们对王府监视丝毫没有松懈。茶楼和酒楼没有异常,生意与之前一般没起色。农庄那边旱情严重,夏粮必定失收,怕是不低于三成。”

        黑衣人想了想,说:“属下有一事不解,楚姑娘明明聪明过人,怎么连个契书都处理不好,平白欠下您几百两。她是真不会处理还是别有居心?”

        “许欢啊,有些事不必过于紧张。我猜小丫头只是需要一个债主,而我正好是个合适人选!”许多金玩味地笑道。

        黑衣人许欢摇摇头,表示自己还是不明白。谁好端端的会去找几百两债务来背。

        “你连夜赶去太平镇,看沈通旺有何动作,必要时给他点教训!若有牵涉到楚五丫,不必手软!”

        “遵命!”许欢应声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