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 - 都市小说 - 农女很从容在线阅读 - 016 比 试

016 比 试

        众人的欢呼声此起彼伏,一浪高于一浪。楚从容心中窃喜,这才是自己想要的效果。此时,某男靠近她低声问道:“下回我可不可以参与?”

        土豪哥跃跃欲试的样子,看得出来早已心痒痒。

        哼,本姑娘还没赚到什么钱,哪有兴趣继续跟你们玩脑筋急转弯游戏,太没技术含量了。

        “诸位才子哥,请你们稍加休息,现在轮到这边会算术的秀才哥了,他们都等不及了。”

        那些参与猜谜的人听了,虽然人人意犹未尽,但也只能按下兴奋劲,静待别人表演。

        “秀才哥哥们,由于你们人数众多,而且奖品丰厚,我人小力微出不起,幸好得到风流倜傥的许公子大力赞助,请给他掌声以示感谢!”楚从容说罢,拉过许多金的手臂高高举起。适时打下广告是必须的。

        围观的人群也很配合,响起了激烈的掌声。

        许公子被众人注视着,又有激烈的掌声捧场,败家仔豪性大发,兴奋地说道:“我许某人没知识人傻钱多,相信诸位才俊早都知道。我虽然生得笨但最为欣赏有才识之人!在场各位都是人中龙凤,我决定:今日只要有人能打败小姑娘,赏银十两,外加奖励书院一百册书籍!”

        呜哇——

        现场顿时群情激昂,人声鼎沸。

        真不愧是土豪,豪起来真没人性!

        十两已经是个很大的数目,悠着点花够普通农家活两三年了,一百册书更是值二百多两!以后只要师弟们一捧起书本,就会想到是自己凭才智为书院赢回来的,那该多有面子!

        楚从容狠狠瞄了土豪一眼,这家伙到底是为自己捧场,还故意给自己添绊脚石、增加难度?

        那些参与比算术的学子,开始兴奋地问楚从容怎么个比法。楚从容想了想,说道:“你们可以每人出一题,一起讨论之后再推选出其中三题,我来逐一作答,只要答错一题则算我输。这样是否公平?”

        “要是你迟迟答不出呢?”

        “就定一柱香吧,答不出算我输。”一柱香约有四十分钟,用来解决三道题应该足够了。楚从容不想花太多时间纠缠,学过高等数学的自己,对付这些卡罗咪还是有把握的。

        众人心想这种比法看似简单,可是对小姑娘来说无疑增加不少难度。他们都认可了这个方案,纷纷凑在一起商议起来。

        很快,三道题就出来了。

        题一:顽童放牧,三畜偷吃青苗。苗主扣其牛马羊,要求赔十斗米。牛马羊吃的不同,赔的也不同。羊吃马的一半,马吃了牛的一半,敢问三畜各赔多少?

        题二:现有鸡兔同笼,上有三十五个头,下有九十四个足。敢问鸡兔各几个?

        题三:我大宁有书《大学问》,共有三万四千六百八十五字。某秀才三日读完。每日增加一倍,敢问秀才第二日读几字?

        楚从容心里偷乐,但故意装着神色凝重。

        第一题一元方式程就可以拿下,第二题鸡兔同笼更是穿越众玩烂了的送分题,第三题也只是一元方程式的事,欢度几乎为零。唯一要留意的是第一题牵扯到分数,单位换算要弄清楚。万一出现一斤等于十六两的情况,本姑娘输不起啊。

        “土豪哥,一斗等于多少升?”

        要是有网络有度娘就好了,无奈楚从容只得选择现场求助。

        “哈哈,你连这也不懂就敢来充大头?快求我啊。”土豪哥开心得手舞足蹈,似乎巴不得楚从容快点认输。

        旁边的人见状心里偷着乐,之前见小姑娘信誓旦旦胸有成竹的样子,却连最基本常识都搞不懂,拿什么来赢?看来一百册书和十两银子垂手可得啊。

        死土豪迟迟没回答,一脸巴不得你早点死的表情,贱贱的样子。那些参与者也没人出声,神态各异地望着楚从容。

        楚从容决定先搞定后两题再说,于是毫不犹疑地脱口而出:“第二题答案:兔十二,鸡二十三。第三题答案:九千九百一十字。”

        那帮比算术的学子们,先是相互交流一下,而后纷纷沉默不语,神色凝重。这神态表明楚从容的答应无疑是对的。

        “土豪哥,你到底说不说,我们还要赶时间的。”楚从容有些不耐烦了,不就是问个换算单位嘛,有什么难的。

        “一斗换十二升。”许公子眼珠狡黠地一转,说了个答案。

        这道题相当简单,设羊吃的为x,马即为2x,牛就是4x。那么羊就是x=10/7,马为10/7*2,牛为10/7*4。楚从容一分钟内就可以得出答案,只是如何表述分数是个难题。她以为切换成升可能容易些,谁知同样不是整数。

        她刚想作案,突然有人在旁边说道:“明明一斗为10升,这位小公子为何欺骗小姑娘?胜之不武也。”

        楚从容定睛一看,原来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者,穿着棕色长袍,一股浓厚的书卷气,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意,给人一种信服感。

        “这位爷爷,我信你!”楚从容生气地瞪了土豪哥一眼,懒得再换算直接报出答案。姐只管对的,理不理解是你们的事:“羊赔一又七分之三斗,马赔二又七分之六斗,牛赔五又七分之五斗。”

        大宁还没有分数之说,可出这题目的人是知道答案,只是描述得比较复杂。他套算一下发觉楚从容答案是对的,只得无奈向同伴们点点头。

        “嘿嘿,拳打宝山志雅学府,脚踢太平东安书院!小姑娘小小年纪就如此霸道啊!何时有空去志雅学府走走,看你的拳头是否够硬。”老者朗诵一遍对联之后,翩翩离去。

        生活要继续、赚钱要继续。看着一帮垂头丧气的学子们,楚从容抛出一个问题:“诸位秀才哥,你们都是很厉害的才子。一时失败不要气馁,我给你们出一道题如何?”

        “不过你们要再买一杯花生。告诉你们我这题很有趣,是一题三问,只要答对一个,奖花生一杯;答对两个,奖一两银子;三个全对,许公子许诺的十两银子和一百册书拿走!”

        二十几个人一听,纷纷不服气地掏钱。那么多人对付不了一个小姑娘,传出去丢脸啊!

        看着又卖出二十多杯花生,一百多文到手,楚从容心里乐开了花,于是抛出了自己的题目:“有人拿出三个棋盘,十六格,二十四格、三十六格。他于第一格放两粒米,第二格翻倍,第三格再翻倍,后面以此类推。请问三棋盘,最后一格各是多少粒米?”

        这题就是求二的十六次方、二十四次方和三十六次方。

        学子们听了,纷纷讨论起来,有心急的人已经开始在计算了。不懂运算规则的话,靠蛮力去算哪有这么容易。唉,你们尽管算去吧,算死自己别怪本姑娘就行。

        喜欢算术的学子们忙碌了,喜欢脑筋急转弯的学子们还等着呢,

        看着这帮比自己大的“小朋友”们急不可待的样子,楚从容知道今天可以大赚一笔了。尽管来吧,本姑娘保证满足你们。

        不过老规矩不能变;再买一杯花生。

        “饭盆里有六个馒头,六个小朋友分每人一个,问为何盆里还有一个?”

        “如何最快速度把冰变成水?”

        “每个人早上苏醒,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

        “第二个我知道!就是把冰放到热水里烧!”

        “不对!”

        “直接放火上烤!”

        “抱歉,也不对。正确的方法是只需把冰字偏旁去掉!”

        答案一出有的猛拍脑门,有的直拍大腿,极为懊恼。可不是嘛,冰字只要去掉两点,就变成水字了。什么火烤热水煮的,哪样不费时费力的,哪有这样来得快。

        有人开始开动脑筋了,自作聪明地说道:“那第一个很容易啊,六个小朋友,最厉害的那个把最弱小的赶跑了,少一个人,盆里不就多出一只馒头来了!”

        话音刚落,有人反驳道,说好六人分馒头的,这样变成只有五人分,明显不对。也有人说,可以六人分,但由于其中一人不喜欢吃镘头,所以才剩出来。

        土豪似乎想到了什么,旁边欲言又止的,忍得很辛苦。这时有人高声喊道:“我知道啦,最后那个人把盆一起端走,所以盆里还剩一个馒头,实际上六人刚好每人一个!”

        楚从容眼睛一亮,开心说道:“恭喜这位大才子,完全正确!奖励花生一杯!”

        土豪哥在一旁恼怒地回瞪楚从容一眼,似乎在怪她没让他作答。楚从容将他往外一推,让他带六郎赶紧去多买点花生。现场六七十号人,每人都买了两轮,所剩不多。

        活动继续进行着,但是答对的人寥寥无几。当你绞尽脑汁时,答案却浅显得三岁小孩都晓得,例如什么字人人都会读错,可不就是错字嘛,简单吧?可有些题目当你往浅处想时,答案实在刁钻到无以伦比,当然它们是合情合理的,容不得你反驳。例如什么东西每次来了你都会知道,却永远都看不见它。你能想到是风吗?

        许多学子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自己是不是太笨,连一个小女孩也不如。但又感觉趣味十足,让人欲罢不能。

        “咻咻,发生什么狗屁事情,本少爷竟然不晓得?闪开,快给本少爷闪开!”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学子们慌忙闪出一条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