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 - 都市小说 - 农女很从容在线阅读 - 001 要死了

001 要死了

        时值夏日,尚未到中午,火红的太阳已高挂空中,肆虐着地上的一切,地上蒸发出阵阵热浪。

        这是个乡下村落,村头一棵老槐树搭拉着稀疏的叶子,象个有气无力的老人孤独地守在村口,一只瘦得肋骨凸起的老黑狗懒洋洋地趴在树根底下,舌头伸得老长老长,拼命地喘着粗气。

        离村口不远处一个院子里,上房里传出低沉的咒骂声:

        “……要死也不快些死,总是吊着口仙气!小贱货,说她是瘟神一点也没带错的,打小就害人累家!老娘将她送进李府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吃喝不愁,好端端得了个痨病来,犯贱……”

        “是啊娘,整天听她日咳夜咳都烦死人!李府送回来都四天了,硬是迟迟不断气!要不娘干脆让叶氏将她扔出去算了?”一个年轻的声音接道。

        “那可扔不得!娘自有打算。”

        “可老郎中不是断定她没得救了吗,还留着又得花一大笔丧葬费!”

        “宝凤啊,你是还没出阁的大闺女,记住以后象这种事情用不着你操心,娘心里自然有数。”

        年轻女声低声应了一声,两人话题转到了其他琐事上,屋里顿时有说有笑的。

        西厢耳房里的一张残旧的木床上,躺着个小女孩,瘦得没了人形,只剩皮包着骨头。小女孩不停地干咳着,腹部剧烈地起伏,嘴艰难地一张一合,象极鱼池里缺氧的鱼儿。

        阳光透过狭小的木窗射进来,有些许落在女孩身上。她能感受到这是接近中午,原本盛夏的中午应该极为炎热,而她身体感觉到的却是极其寒冷。她颤微微地将手伸向阳光,想感受一下阳光的暖意。这是一只枯瘦的小手,青筋突现,骨头高高凸起,似乎随时会穿破那层薄薄的肤。

        咳咳——咳……

        轻微的举动,引发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女孩小手刚伸到一半,无力地垂了下去。她喉咙明显积了不少痰,拼命想要吐出来,却发现没了丝毫的气力,此时脑袋象有千斤重,脖子硬是抬不起来。

        自己似乎就要死了。

        这一刻女孩面上由痛苦变得绝望,转而变得很安详,眼眸中仅剩的光采在慢慢消退……

        这时门外三个身影轻手轻脚摸了进来。一大二小,前面两个小的是面容神态偕象的瘦小男孩,明眼便知两人是双胞胎。后面大人是个满脸憔悴的高个子中年妇人,手里捧着个碗,她前步上前扶起床上小女孩,心痛地低声说:“闺女啊,这是娘讨来的米汤,你快趁热喝了,周阿婆说这是好东西,闺女喝了保证会好起来。”

        妇人怀里的小女孩搭拉着头,脸色发青,嘴角紧闭,似乎没了气息。妇人意识到什么,顿时慌了神。

        “好闺女,快醒醒!你别吓唬娘啊!”

        “我苦命的闺女,你千万别丢下娘啊!”

        “呜呜,闺女你醒醒好不好,娘求你了!”

        “呜呜。”

        ……

        两个小男孩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也跟着低声哭泣起来,嘴里低声呼喊着姐姐快醒醒。

        “挨千刀的!老三家的你又躲回去躺尸了!大家都在地里忙活着,就你这死婆娘净会懒!还不快滚去做饭,你想全屋人都饿死给那小贱货陪葬不成?”

        “丢着一大家子不管不顾的,你这贱妇哪来的歹心!要不是当年老娘作主把你买过来,你叶家早就全都饿死了!一会午饭要是赶不出来,看老娘不打死你!”

        一个老女人在屋外喋喋不休地骂起来。

        屋内妇人闻声不由自主地浮现恐惧之色,转而抱着女儿悲戚地嚎啕大哭:“我的五丫,可怜的闺女啊,你就这么狠心丢下娘一个……”。

        “真是晦气!那个赔钱货打小就是克亲人的天煞孤星,早死早超生,家里才得安宁!你嚎什么嚎,还不快滚去做饭!老爷子他们空着肚子,地里的活要忙到什么时候!”

        外面女人听到妇人的哭泣立即开骂,语气带着怒意,但又带着喜悦。

        哼,这回总算是死了吧,今晚银子就可以到手了!

        “死就死呗,这是早晚的事,老郎中不是早就断定了嘛。你还有什么好嚎的,万一坏了楚家风水老娘可不依!该干嘛就干嘛去,那贱丫头身后事,迟点由老娘来处理。叶氏你还不赶紧去忙活,小心一会老娘扒了你的皮!”

        屋内中年妇女放声哭泣,紧紧搂着女儿不放。

        “娘,五姐醒了!五姐没死!五姐还没死!”

        “是啊娘,我也看到了,刚刚五姐的手有在动呢!”

        两个小声音狂喜地叫唤起来,却拼命压低了声音。

        妇人见到怀里的小女孩果然半睁着眼,欣喜得手忙脚乱地将碗里的米汤往她嘴里灌。

        楚从容感觉自己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恍惚中感觉口干舌燥,胃里撕裂般地疼痛,醉酒的滋味真不好受!

        恍惚间有人在轻轻摇晃自己,伴随着两个小男孩的声音。她努力想要睁开眼睛,但眼前迷糊一片。这时一股暖流由嘴巴直通胃里,无比地滋润。她下意识咂了咂嘴巴,一股甘醇的米香味。正想努力起身看个究竟,却引发一阵猛烈的咳嗽,接着天旋地转地失去了知觉!

        中年妇女看着女儿刚喝得几口米汤又昏死过去,顿时吓得惊慌失措,失声痛哭起来。一旁小男孩倒是机灵,把手指放到女孩鼻子感受了一下,便安慰中年妇女。

        “娘别哭了五姐没事呢,有我和七郎守着。娘快点去做饭,不然一会奶又要骂人!”

        中年妇人点点头抹了把眼泪,低声吩咐两个儿子一通,慌慌张张跑了出去,令她诧异的是没见到自己的婆婆。

        她不知,老女人听到屋里又传出咳嗽声时,就骂骂咧咧走回上屋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楚从容迷迷糊糊地再次醒转。床边两个如同复制粘贴的小男孩,四只眼睛正欣喜地望着自己。

        低矮的泥房,老旧的木床,充斥着霉味的空气,怪异装束的小男孩……无不透露着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但她没能多想,因为脑子刚一开动就犯晕,也不知是缺氧还是缺血。

        “五姐醒了,快喝米汤!”一男孩小心翼翼地将半碗米汤捧到她嘴边。

        “我去告诉娘!”

        另一小孩想冲出去,却被兄弟叫住:“七郎不要去!”

        七郎不解地望着自己兄长。

        “你现在叫得娘来也没用,奶始终不肯掏钱请郎中。不如我们直接去请老郎中,帮五姐看病抓药。药钱先欠着,过后我们俩去镇上讨钱来还,要不我们天天去帮他干工还债。”

        七郎点点头,看了床上五姐一眼就跑了出去。

        “五姐,我是哥哥六郎,他是弟弟七郎。”小男孩看出楚从容眼里的迷惑,想必是分不出两人谁大谁小。

        楚从容迷惑的可不止这个,只是她没任何力气解释,顺从地小口小口喝着米汤。原本火辣刺痛的喉咙得到些滋润,感觉好受许多。

        过了片刻,中年妇女听到了闺女的咳嗽声冲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大为欣慰,眼角泪水顿时涌了出来。

        “闺女你好好歇着,有事就使唤小六小七,娘先去忙去了。”中年妇女擦擦眼泪转身跑了出去。

        很快,七郎领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回来,有些气喘吁吁。

        “小六,老夫之前早就说过光凭老夫的医术治不了你姐,你们偏偏不信,还非得老夫来不可!”老郎中喘着粗气,吹得嘴上一缕长须上下摇动,不知是累的还是气的。

        “郎中爷爷,您就帮我姐看看吧,以后我和小七都念着您的好,天天去帮您干活!”六郎当即给老郎中磕了个头,七郎见状也跟着跪了下去。

        “你们两个机灵鬼,不是我不肯治啊。李财主家里的大夫也说过五丫这病确实没法治,你们又何必多花那冤枉钱?”

        老郎中神情颇为无奈,嘴里虽不乐意,但还是拉起她的手把起脉来。双目微闭把了一会,轻轻摇了摇头。

        眼前这小姑娘比三天前又严重不少,估计是快要油尽灯枯了。

        “我——是——啥——病?咳咳——”

        楚从容张开嘴拼命地发力,嘴里总算挤出了声音,声音沙哑低沉,但对方应该听得清晰。

        “由风寒引发的痨病!”老郎中愣了一下,随口应道。

        风寒就是感冒,痨病不就是肺结核?

        楚从容机械地问道:“传——不——传——人?咳咳——”

        老郎中摇摇头。

        不传染就不用担心肺结核,但愿是感冒引发的肺-炎吧。

        “麻——黄,杏——仁,连——翘。”

        楚从容挣扎着努力说出几味药,老郎中越听越诧异,一个奄奄一息的小女孩竟然会开药方?

        “剂量呢?”老郎中疑惑地问了一句。

        楚从容此时已经淘尽所有力气,紧咬牙根,闭眼躺了下去。

        她之所以记得这方子,还得归功于自己小时候就得过肺-炎,就是被老中医用它治好的。长大后遇上了那场史无前例的“新-冠”虐行时,她闲来无事又特意翻找了下,所以才记住了里面那几味药名,不过具体剂量却无从考究。毕竟自己不是学医的。

        老郎中三十多年行医,经历的病症无数,却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病号给自己开药方的事,不过寻思这几味药都不带毒性,也无明显药理相克,便凭经验给她配了三剂药。

        反正死马当活马治呗,自己已事先声明不包治,万一小丫头喝死了也怪不得自己。

        两兄弟高兴不已,在他们眼里,只要五姐有药喝下去病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于是七郎兴奋地跟随老郎中去取药。

        六郎去厨房放碗时,见中年妇女忙得不可开交,便伏到她耳边悄悄说了几句,中年妇女又惊又喜,连连点头。

        “好儿子,用不着你们去镇上讨钱,等你爹、四叔和三郎他们回来就有钱还了!一会药回来你和七郎就在里屋熬好,喂她喝下去。”

        楚从容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脑子一片迷茫,总是忍不住要咳嗽。时不时忍不住咳出声来,引来周身酸痛,如针刺般。不知什么时候,人又去了意识。

        直到被一股熟悉的药味呛醒,两个小家伙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站在床前,碗里散发着热气。

        两个小家伙笑咪咪地看着她,一副快夸夸我吧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