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 - 网游小说 - 深度迷案在线阅读 - 第262章抽丝剥茧(57)

第262章抽丝剥茧(57)

        深度迷案第262章抽丝剥茧孙丽作为公司财务,经常守着账上的一大串数字,在这种满脑子都是买车买房却没有钱的情况下,很快就想到公司常年不见有人查账,天天有大账进出,就算少了几百万也不会有人发现,反正很快就会有新的入账填充进来。

        于是,她灵机一动,决定以做假账的方式从公司账户中转出几百万,公司老板不是一个仔细的人,只要没人查总账,账上有资金运转,就永远不会被人发现。

        那个混混一听,自然举双手双脚赞成,还夸孙丽是块做大事的料。

        孙丽生完孩子,休完产假后,便将这个计划付诸行动,一头埋进做假账的事业中,前后忙活了大半年,分为数次转账,共计转走公司四五百万。

        正当他们暗自庆幸时,却突然东窗事发。

        公司旗下的一家分公司业绩下滑,老板就想从孙丽所在的公司抽调资金投入,结果就发现这家公司的账目不对。派人一查,就发现公司财务出了问题,于是连忙报警。xь.

        这时的孙丽,正和她的混混男友拿着公司的钱在外面旅游。

        警方通过调查,很快就把他们从青藏高原上拽了下来。据说,抓捕的时候两个人正在某个著名的盐湖边上赤足漫步,浪漫得要死。

        「这个混混,到底叫什么名字?」老刘问。

        「不记得了,只听说号称什么‘兰江铺浩南哥。」

        狱警的回答让老刘等人眼皮一跳,「兰江铺浩南哥」?兰江铺应该只有一个「浩南哥」。

        「他不会就叫封羽吧?」老刘又问。

        「对对对,好像就叫这个名。」狱警将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

        这可真是巧巧姥姥给巧巧开门,巧到姥姥家了。

        前脚才调查了这个封羽和堰城相关的「汪小雅落水案」,后脚就从这里听说孙丽为了他贪污公款,再联想到先前对封羽实施「控制」时,曾目睹封羽从一名年轻女郎的豪车里下来,老刘突然升起一种感觉:这个封羽极可能远比他们看到的、了解到的还要复杂。

        狱警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个……封羽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所以你们在调查他,要不然你们怎么会知道他这号人?」

        老刘笑了笑,但是没做答复。

        狱警明白过来,知道正在调查的案件不能向外透露,于是又继续说回孙丽和封羽:

        「别看封羽是个混混,但是嘴巴甜,会来事也会关心人,孙丽被迷得神魂颠倒,完全沉醉在他的温柔乡,要不然也不会为了这个男人去贪污公款。孙丽在监狱里也经常把封羽挂在嘴边上,以至于上到我们这些狱警,下到监狱的女犯人,都知道他这号人。」

        「有一次,孙丽感冒,当时封羽正在外面收债,只在电话里听到孙丽的咳嗽声。挂了电话后,没到一个小时,封羽却突然出现在孙丽的家门口,给孙丽带了一大束玫瑰花,里面还藏了一盒孙丽最喜欢吃的巧克力。」「孙丽这才知道封羽中途放弃收债,急匆匆地跑过来就是为了陪着她去医院,顿时觉得持续了好几天的感冒一下就全好了,仿佛连身体都幸福得飘了起来。」

        「对别人野蛮,但是对孙丽体贴浪漫,在孙丽眼里,这就是一个集野性和温柔于一体的男人,所以她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接下来,狱警突然话锋一转:

        「孙丽在和封羽之前也有过一段感情,当时的那个男人和孙丽约定,等孙丽怀孕了,他们再结婚。但他们在一起好几年,孙丽却一直没有怀孕,两个人又都不敢去做检查,都害怕查出自己有问题,所以一直拖着没有结婚。」

        「孙丽的父母知道他们之间的约定后,十分生气,认为男方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再加之男方一直以孙

        丽没有怀孕为由拖着不愿意结婚,孙丽的父母就劝孙丽和这个男人分手。」

        「孙丽的父母说,去不去做检查,到底是谁的身体有问题都不重要,关键是这个男人把繁衍后代当成婚姻的首要目的或唯一目的。」

        「假如去医院检查发现孙丽有不孕的毛病,那这个男人肯定不会和她结婚。」

        「假如是男方的问题,孙丽更加没有必要嫁给他。这个男人没有把感情和责任放在第一位,还没有生育能力,孙丽干嘛非得嫁给他呢?孙丽的父母虽然认为繁衍后代不是人生、爱情和婚姻的唯一目的,但是也想抱外孙。」

        「孙丽认为父母的话很有道理,就痛下决心,结束了这段感情。」

        「结果,孙丽和封羽好上以后就有了身孕,她确定自己没有不孕的毛病,在监狱里有时候就会把这事拿出来当成一件八卦,以此嘲讽封羽之前的那个男人,说他自己没有生育能力,却一门心思想要繁衍后代,真是个天大的笑话。」.b.

        狱警的这些八卦看似和目前孙丽在监狱莫名其妙怀孕一案毫无瓜葛,老刘却耐着性子听得极为认真。目前能掌握的线索少之又少,老刘期待能从这些看起来毫无瓜葛的信息中会有不一样的发现。但现在看来,主管孙丽的女狱警提供的这些信息似乎纯属八卦,对于推进案件调查并无任何作用。

        于是,老刘决定回到重点:「你刚才说节日当天,孙丽在‘爱心关怀所有接触男性的机会,还是来详细说说这一点的来龙去脉吧。」

        根据该名狱警陈述,在中秋节这样的重大节日里,像孙丽这样的女犯人被获准在狱警的陪同下,可以去「爱心关怀所」和自己的孩子待上半天。对于一些犯人来说,这远比自己获得减刑还要让人觉得幸福。

        在「爱心关怀所」里的孩子们当中,自然会有一些男孩,其中有几个男孩还不小,已经有了十二三岁,算是半个男人了。

        但老刘等人很快就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女囚在「爱心关怀所」期间,全程都有狱警陪同,几名年纪稍大的男孩也都跟自己的母亲呆在一起,很难有机会和孙丽单独相处。

        同时,这些十二三岁的未成年少男不具备「胁迫」孙丽的能力,即便长期的监狱生涯让孙丽寂寞难耐,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想要主动挑逗这些半大孩子,但也应该没有机会。

        为防万一,老刘等人还是决定对这几名孩子进行dna抽样检测,但最终结果也排除了这几名孩子的嫌疑。当然,这是后话。

        该名狱警提供的线索表面上看起来对于案件侦办并无太大帮助,实际上却让老刘等人眼前一亮:「爱心关怀所」虽然靠近监狱,地处偏僻,平日里不会有很多人,但那里毕竟不是监狱,不会像监狱这样管理严格,所以肯定会有其他男人进出。琇書蛧

        于是,结束同狱警的问话后,老刘一行便立即赶到「爱心关怀所」,并调取了院门口的监控摄像。

        「爱心关怀所」的负责人告诉老刘等人,这里确实避免不了每天都会有两种人进出。

        一种是快递员。他们每天都会到这里来送就职员工的快递,久而久之相互熟悉之后,就会让他们直接进来,将快递放在大厅的收件箱里。

        但这个过程很短,监控显示,快递员从电瓶车上取下快递,到放完快递出门,用时基本也就两三分钟。因此,他们「作案」的可能性不大,甚至基本可以排除。

        另一种是送菜的。所里的孩子们每天都要吃喝拉撒,并且量还不少。所以每天都会从外面采购新鲜的蔬菜肉食,并由商家骑着三轮车配送,负责配送的是在附近菜市场做批发的一对夫妻,他们承包了「爱心关怀所」里的所有食材配送。

        由于要将菜食从三轮车上卸下来,再扛进厨房,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体力活,所以大多数时候都由这对夫妻中的丈夫进行配送。也因为这样,并且将菜搬进厨房后,还要等厨房相关工作人员来结账,所以这一过程用时较长,平时基本都需要二三十分钟。

        送菜的这名男性姓曾。

        中秋节当天,所里曾在上午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主要是通报市内一家幼儿园出现的食物中毒,导致几十个孩子集体腹泻的事故,并传达学习有关部门的文件要求,所以食堂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去了会议室。

        当曾姓男子将菜食都搬进厨房的储藏室后,又等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才等来散会的相关工作人员和他结账。

        监控显示,当天曾姓男子从大门处的三轮车上卸完菜食,到他最后启动三轮车离开,这一过程足足用时将近一个小时。这主要是由于负责和他结账的工作人员被会议耽搁的缘故。

        但问题在于,曾姓男子搬菜和等待的过程,却没有人目睹。也就是说,当天厨房储藏室里多出来的菜食的确能证明他搬了菜,但搬完菜以后他在这个等待的过程中到底干了什么,却没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