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 - 都市小说 - 她唇之下在线阅读 - 第6章 狭路

第6章 狭路

        京墨将昨天的事一五一十跟秦母说了,语气里像极了一个没讨到大人欢心的小孩子。

        电话那头的秦母反应倒是出奇的平静。

        “都说涂小姐手段了得,没有一个男人能逃得脱你的手掌心。”秦母语气平淡,言语间是在抬高京墨,可话里话外的意思,京墨自然也听得出。

        可秦母说得那番话都是谣传,她的那些手段不过是照葫芦画瓢,都是涂川柏找人教的。

        她掐着手,又羞又恼,停顿了几秒,“我知道了……我会尽力的,事成之后,也希望您能履行您的诺言!”

        “好,我既然敢答应你的要求,那我就一定有我自己的手段。秦艽那边,还希望涂小姐再加把劲!”

        电话挂上后,秦母看向正在吃着早餐的秦父,语气上多少有些轻贱,“我觉得涂家那个丫头可不一定拿得住咱们艽儿。”

        秦父动作一顿,笑得有些高深,“涂家养出来的有几个是善茬?一物降一物,艽儿这性子得磨!”

        ……

        这边,京墨刚结束与秦母的通话,还没喘口气,一通电话就打了进来。

        特殊的铃声,让京墨浑身上下的血液一下子冷凝了下来。

        京墨提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接通了,那头顿时传来了女人的惨叫声。

        还有男人的咒骂声……

        持续了一阵后,才传来了一个不耐的声音。

        低沉、烦躁,语气里就带着暴力因子。

        京墨通身一凛,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二哥……”京墨张了张嘴,声音细小到不行,“还是老地方?”

        “过来!”

        ……

        京墨赶过去的时候,涂川连正在穿衣服,原本系在腰间的皮带就挂在床栏上。

        她没敢多看涂川连,视线立刻落在了那个瑟缩在床尾的女人身上。

        “二哥。”京墨轻轻地叫了一声,还没回过神来,胳膊就挨了一皮带。

        “啪!”的一声,重重地抽在了身上,疼得她经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疼,也得受着。

        涂川连接连抽了好几下才罢休。

        而京墨一直挺着脊背,纹丝不动地立在原地。

        涂川连转身拿起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点了起来,抽了两口后这才冲京墨勾了勾手指。

        京墨老实上前,还没抬头,下巴就被涂川连给捏住了。

        “听说你最近挺安分的,那为什么到现在才到?”涂川连冲她吐了口香烟,呛得她立刻掉了眼泪。

        涂川连拧眉,最见不得她这副凄凄艾艾的样子。

        碰不得,弄不得!

        烦!

        “二哥,我下次一定早点到!”京墨挤出一丝笑容,讨好的,谄媚的笑。

        涂川连佞笑,抬手拍了拍她的脸颊,“这才乖嘛!”

        这才是他养的好狗!

        涂川连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房间,他一走,京墨顿时瘫坐在了地上。

        隔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的心跳。

        不过一想到床尾还坐着个,不免有些担心。

        毕竟,替涂川连擦屁股这种事一向都是她的任务。

        京墨忍着痛,朝床尾靠了过去,“唉,你没事吧?”

        手指还没碰到,那姑娘冷不丁抖了一下,反倒将她吓了一跳。

        京墨见此,也不再做多余的动作。

        等到对方的身体不再颤抖,京墨才幽幽道,“你先去洗个澡,我送你去医院。”

        这种事她早就驾轻就熟了。

        涂川连看上的女人,向来只来硬的。

        他那人自小就有狂躁症,从前吃药还能压着,这几年停了药越发的张狂肆意了。

        要不是涂川柏压着,怕是得在局子里待一辈子。

        京墨叹了口气,又细声地安慰了一句,“如果你想要补偿,我能帮你争取一下。”

        “一丘之貉!”谙哑的声音从对方嘴里冒出来。

        京墨苦笑,“那也不能被白上了啊。”

        之后,她也没多说什么,就这么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等着。

        过了半小时,对方总算从床上下来了,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进了浴室。

        出来时,京墨瞧着那张脸眼角突突直跳。

        只觉得,世界太小。

        大约是自己的眼神太过直白了,对方也顺势看向了自己。

        几秒后,对方冲她说道,“能借你的手机用一下吗?”

        “哦,好!”京墨忙从包里掏出了手机递了过去。

        对方接过,冷眼剔了她一下,便拨打了一通电话。

        等了好久,那头才接。

        “秦艽,我……”话还没说出口,眼泪就簌簌的掉了下来。

        之后,她什么话都不说,就这么一个劲儿地哭。

        京墨瞧着觉得不是个事儿,于是立刻拿回了手机。

        “你好,请问您现在方便来一下市立医院吗?你女朋友受了点伤。”京墨颤着音,字节从嘴里蹦出来时,京墨只觉得喉咙像是被什么给掐住了似得。

        这一刻,她心虚极了。

        那头的秦艽“哦”了一声,没再多问。

        京墨立刻挂了电话,扶着对方离开了酒店,直接打车去了医院。

        到那边后,京墨接过她的身份证替她挂了号。

        直到这会儿,她才知道秦艽的女朋友叫顾青苑。

        顾青苑的情绪不太稳定,京墨扶着她坐在了走廊的长椅上。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是秦艽的电话。

        京墨掐着嗓子接通了,那头传来了秦艽着急的声音。

        “请问,你们现在在哪儿?”

        wap.

        /110/110556/28718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