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 - 都市小说 - 她唇之下在线阅读 - 第3章 心急

第3章 心急

        京墨开门时,卫生间里的男人洗澡的动作顿了顿,水声依旧。

        不咸不淡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了出来,“就这么欠……”

        后面的话,淹没在了水声里,但京墨还是听出了那意思,耳根子当即烫得发软。

        迟疑了一会儿后,半截身子还是小心地贴着门,隔着细细的一条门缝蔫蔫问他。

        “我就想问问,你喜欢哪件,这件镂空蕾丝的,还是这件低腰水手服?”

        京墨的声音嗫嚅,莞尔,时时刻刻地撩着他的心弦。

        秦艽闻言不由得舔了舔牙,扯过一条浴巾裹在了腰间。

        推开门时,秦艽眼角一紧,下一瞬,滚落着水珠的身体故意朝京墨贴了贴。

        眼中更是流露出一抹轻佻来,“不穿,更好!”

        如此直白的挑.逗几乎逼得京墨失去理智,她一把将人推开,直接躲进了卫生间里。

        出来时男人已经横在了床上,腰间盖了半截毯子。

        京墨盯着他看了会儿,蹑手蹑脚地躺在了对方身侧,犹豫着要不要说些什么来调调.情,却听对方说,“关灯。”

        京墨下意识“啊”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然翻过身直接伸手关了灯。

        室内顿时一片漆黑。

        京墨眨了眨眼,一时不太适应。

        “小哥哥,我怕黑。”京墨造作地抖了抖肩,腆着脸皮往人怀里缩。

        刚准备贴过去,一只大手直接抵在了她的脖颈处。

        “这样……就想睡我?”秦艽一哂,声音没什么温度。

        明明嘴边挟着笑意,却让京墨从骨子里觉得这个男人不好惹。

        京墨连连呜咽叫疼,整个人惊得像只兔子。

        秦艽眼神复杂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眼波深沉,又潜着欲念。但很快又压了下去。

        京墨见此,稍稍松了口气,可心头那股念想越来越烈。

        尤其身边便传来了秦艽沉重的呼吸声。

        呼吸越重,越是挠的京墨心痒难耐。

        原本睡秦艽只是一时兴起,如今睡秦艽倒成了自己的一个念想。

        想到这里,京墨小心翼翼地翻过身来。

        刚准备搞小动作,结果,一抬头,正对上了男人那双诡谲的眸子。

        京墨身子一僵,立马往后缩了缩。

        岂料,秦艽的大手直接掌控了她的脑袋。

        修长的手指穿透柔软的发丝,秦艽轻轻一扯,将人扯到了面前。

        彼此的身体紧紧的贴着,可京墨能感觉出来,秦艽对她没意思。

        “小哥哥,我到底哪里不好了?”

        翌日

        京墨醒来时,秦艽已经走了。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十一点半,京墨伸了个懒腰,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干了,就担在沙发上。

        桌上留了张字条,说是让她走的时候带好门。

        京墨扫视了一圈,心思一阵活络后,她脱下了内.衣随意找了个角落塞了进去。

        随即,走到阳台上扯下了那身白色的内.衣换了上去。

        昨夜来得时候,瞧得急了,也就没怎么看清楚。

        如今一看,公寓也就三十来个平方,连做个饭的地方都没有,只有角落架子上放了一台微波炉。

        屋子倒也干净,充斥着一股淡淡地栀子花香。

        京墨瞧了一阵,耷拉着眼皮,没了兴致。

        秦艽租住的小区比较偏,京墨叫了车后等了好一阵都没来。

        倒是看着一穿白裙子的姑娘将小黄车停在了楼道口,急咧咧地上了楼。

        京墨杵在原地,视线追了上去。

        昨天夜色重,没瞧清楚。

        如今一看,确认了。

        这姑娘她可不止见过一次,在某人的床上……

        京墨揉着眉心,收回了视线。径自钻进了刚停在路边的出租车里,打算先回家洗个澡,再去公司。

        ……

        京墨就职的是家族企业,涂氏制药。

        掌权人是她哥——涂川柏。

        昨天的酒局上京墨把客户哄得很高兴,顺利替涂氏拿下了项目。

        这不还没到公司,一笔钱已经转到了她的账户上了。

        京墨数了数那串数字里的“0”,见没少,也就安了心。

        不过涂川柏叫她这段时间规矩点,别真搞得自己跟地摊货似得。

        京墨听话,这一规矩,就是一个半月。

        再见秦艽时已经入了秋,桂花开了一条街。

        那天晚上十点半,京墨借着路边的路灯光亮,人来疯似得摇着酒吧门口的桂花树。

        刚够上一根枝头,还没踮脚,桂花枝就被人折了下来。

        京墨一愣,接过桂花枝时不由得一笑,两只眼睛弯成了勾月,别是一番韵味。

        “原来是秦九小哥哥呀!”

        秦艽双眉微拧,倒也没纠正,“你最近有时间吗?”

        “嗯?”

        “我想再试一次……”

        wap.

        /110/110556/28718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