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越者留步在线阅读 - 第一章 穿越的将臣

第一章 穿越的将臣

        僵尸集天地怨气秽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

        被天地人三界遗弃在众生六道之外,浪荡无依,流离失所。

        在人世间以怨为力,依血为食,用众生鲜血宣泄无尽的孤寂。

        但是物性相克,既有僵尸为祸,就有正道之士守正辟邪。

        北上有驱魔龙族马氏一家,而南下则有一代僵尸道长毛氏一族。

        南毛北马两家世代以维护众生安危为己任,更是僵尸中的克星。

        一九三八年,天下大乱,烽火连天。

        华夏与岛国战争爆发之际,惊醒了僵尸中是始祖——将臣!

        入夜,一个背负着木剑的清修女子,静静的走在山林之中,来到一代高人毛小方的坟墓前祭拜。

        “天下乱,妖孽现,毛道长,僵尸王将臣又重现人间,北方驱魔龙族当代传人马丹娜,势除将臣,继承毛道长遗志。”

        就在此时,一颗流星划过天空。

        马丹娜叹息道:“帝星落陷,破军七杀当庙,又要打仗,哎!人有人乱,如今僵尸王将臣又出现,治得了头治不了脚。”

        然后摇摇头,继续演着小路前行。

        转眼又过数日。

        红溪村后山,月黑风高。

        马丹娜听到了尸吼声,快速前行,很快发现了一披头散发,衣衫褴褛,露出两颗长獠牙的僵尸。

        “将臣,终于找到你了!”

        说着马丹娜就持桃木剑纵身一跃,和将臣打到一起。

        几个回合下来,虽然将臣的实力远强于马丹娜,但似乎有所保留,并未过多纠缠,过应付几招,转身就跑。

        “还想跑,起法!”

        马丹娜手结法印,屈指连点,周围的地上顿时升起几道巨大的符箓,把将臣包粽子一样包了起来。

        这些符箓有祛邪镇尸之效,但将臣并非寻常僵尸。

        “吼~”

        只见将臣仰天长啸,顷刻之间就用一双利爪将包裹他的符箓斯成了一堆碎布。

        马丹娜飞身一剑刺出,被将臣抓住,一人一尸僵持之际,天现双月,空间变换。

        马丹娜只觉天旋地转,回过神来,出现在一条人流涌动的大街上。

        这条街的繁华程度,马丹娜前所未见,两侧是百米高楼,灯红酒绿。

        “吼~”

        来不及过多观察,马丹娜被将臣的吼声引去了目光。

        无论如何,她都要消灭这个僵尸之王,守正辟邪。

        将臣却不想和马丹娜过多纠缠,背后露出一对金色蝠翼,飞身而起,就准备远离这个陌生的地点。

        它的速度极快,几乎瞬间突破了音障,两侧高楼的玻璃都在将臣飞身而起带动的音爆声中破碎,引得行人纷纷尖叫躲避。

        就在将臣飞到楼顶的刹那。

        “砰~”

        突来一声枪响,带着红色光芒的子弹飞射而出,射向飞驰的将臣脑门。

        这一刻,将臣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本能的发动血脉异能。

        时空仿佛在这一刻冻结。

        风云静止,碎落的玻璃定格在半空,街上的马丹娜和那些四处躲闪的行人也都定在原地,连眨眼都无法做到。

        可是那颗子弹却无视时空,长驱直入,速度之快,让将臣都来不及瞬移。

        “啪~”

        子弹命中将臣眉心。

        作为僵尸之王,先天地而生的盘古族人,将臣本拥有金刚不坏之身。

        照理来说,别说子弹。

        就算是身处核弹爆炸的中心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可出人意料的是,这颗子弹却轻易打破了将臣的皮肤和骨骼,在将臣的头上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

        不可一世,横行万古但求一败而不得的僵尸王将臣,就这样仰着头,以倒栽葱的方式直线下坠,砸在水泥地上,将地面砸出许多裂痕。

        在落地之前,将臣就已经死了,想来不会感觉到痛吧!

        说起僵尸之王将臣,它不同于其他的僵尸。

        准确的来说,他是僵尸之祖,属于开天辟地的盘古族人,拥有金刚不坏之身,和多种多样的血脉异能,从某种程度来说,他和神也没太大差别。

        可就这样一个堪比神灵的僵尸之王,却死在了一颗毫不起眼的子弹之下,着实匪夷所思!

        将臣一死,他冻结时空的异能随之消失,天地间恢复原样。

        半空中的玻璃渣如雨落下,云聚云散,露出两轮圆月。

        马丹娜回过神来,看倒地不起的将臣,愣了一会儿,才骇然看向楼顶方向。

        只见黑夜之中,一个穿着黑色长衣的男子迎风而立,站在天台边缘。

        他身材伟岸,手持一把比寻常左轮近乎大了一倍的左轮手枪,枪口还带着一点残留的硝烟。

        云散之际,一轮圆月散发柔和的光晕,打在他的背后,仿佛对方从月中走出一般。

        因为长年修炼法术,马丹娜的视力极,相隔百米也能看清对方哭妆面具上的泪痕。

        他是什么人?

        念头刚刚貌似的瞬间,就见对方从高楼上一跃而下。

        常人若是从这个高度跳下来,铁定是粉身碎骨,血肉模糊,亲妈来了也认不出自己的仔。

        这黑衣男子下坠的速度极快,可在快坠地的时候,却似鸿毛一般虚浮了片刻,接着才特潇洒的双脚落地。

        这一刻马丹娜心情复杂,有很多的疑问。

        今天出现的怪事太多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将臣死了!

        可马丹娜实在想不通对方是如何做到的?

        在马丹娜的印象里,枪械的威力确实不错,但只是对普通人而言。

        一般的僵尸都不怕枪械,身为僵尸之王的将臣,马家追杀将臣千年都无法将其杀死,可见其难缠程度。

        可眼前带着面具的神秘人,却仅凭一把手枪就打死了将臣,这不玄学!

        “小女子北方驱魔龙族当代传人马丹娜,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马丹娜开口请教。

        “马丹娜!”

        面具人打量了一下马丹娜,接着看向地上躺尸的将臣,心道:“这么说,它是僵尸之王将臣,我说怎么有些熟悉,没想到捡到一条大鱼。”

        这是周围的行人才回过神来,看见了带着面具的神秘人。

        有人惊呼:“是都市之光。”

        “真的是圣徒,好帅啊!”某个花痴。

        “快拍照发朋友圈。”

        “这个死掉的是吸血鬼吗,看样子是个穿越者。”

        “那个女孩的衣服好像是民国时期的,难道也是穿越者?”

        “好漂亮,素颜都这么好看,简直是国民女神!”

        ……

        周围的人从惊慌中缓过来,有的人拿出手机拍照,有的打电话分享消息。

        从外表来看,被众人称作“都市之光”、“圣徒”的面具人身高一米八七,体型健壮,加上一身长款黑风衣,当真是走路带风。

        他双腿两侧分别有一个枪套,里面放着两把银光闪亮的左轮手枪。

        与一般的左轮手枪不同的上,两把手枪不但大了一倍,而且转轮与枪身严丝合缝的连在一起。

        或者说本就是一个整体,让人怀疑它如何上弹?

        腰间悬挂着一把龙纹刀鞘的唐横刀。

        圣徒看了马丹娜一眼,随即抬手一挥,将臣的尸体化作一道光影,被收入他右手的一枚戒指中。

        之后掌心发出一道火焰,飞射到将臣落下的位置,焚烧其中残留的血液。

        火焰消散之际,圣徒对马丹娜说道:“你可以称呼我为圣徒,这里不方便聊天,跟我来吧。”

        话语落下,乍见一道七彩斑斓的神秘的门户出现在圣徒身后。

        圣徒对马丹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是?

        马丹娜满脑子的问号,但瞬间做出决定,大胆的走了过去。

        她心中有很多疑问,加上周围的人投来异样的目光,让她很不舒服。

        眼前的人看上去很厉害,应该可以解决自己的疑惑。

        最主要的是,这个圣徒能够轻松射杀将臣,实力深不可测,如果真有心害她,她也无法抗衡,不如看看对方想玩什么花样。

        两人在周围惊奇的目光中,进入神秘门户,光芒一闪,连同神秘门户转眼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

        无尽时空。

        某处特殊的异次元空间中,存在着一处无比硕大的阁楼。

        楼分九层,一体多面,内中有门户三千。

        圣徒给它的名字是“还珠楼”,实际上是一间存在于虚空的收容所。

        “咔嚓~”

        一扇门户开启。

        带着面具的圣徒和扎着两条辫子的马丹娜从门户中走出,出现在一个巨大的空旷大厅。

        大厅四面都是洁白的墙壁,干净整洁,十分宽敞,中间是一个圆形的祭坛,上面有着许多古朴神秘的符文,闪烁着奇异的光晕。

        马丹娜好奇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还珠楼,专门为穿越者准备的收容所。”

        吴良回了一句,大一挥手,手中戒指化出一道光芒,将臣的尸体飞落在祭坛上。

        片刻之后,一道诡异红光从祭坛上升起。

        接着化作一道粗大的红色光柱,把将臣的尸体拖浮到半空。

        片刻之后,僵尸的尸体消失。

        “将臣的尸体去哪里了?”马丹娜目睹这一幕,十分惊奇,感觉这里充满了秘密。

        “去了它该去的地方,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问,我可以给解答。”

        圣徒的语气带着些许随性与洒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