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宫梦弼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夜叉与罔象

第二十五章、夜叉与罔象

        美人岭已经靠近龙盘山边缘了,但还算深山之中,但小圣庙就截然不同了。

        小圣庙已经是在龙盘山和山下乡里相接的地方了,只有几座矮峰陡坡掩映,勉强算是能挡住人迹。

        也正因为离人很近,小圣庙的香火十分旺盛。

        小圣庙下,就有一座小圣乡。

        庙里供奉着小圣,具体是哪位神仙,宫梦弼不得而知,但如今是被夜叉鬼占据了。

        小圣庙的来头宫梦弼倒是知道。

        大约是几十年前,有年轻道人于山中降服妖魔,被人瞧见,以为天神,便建了这座小圣庙以求庇佑。

        那道人来去自如,不知是何方仙人,但总不可能被一座自己都不知道庙宇牵绊。

        这座空置的庙宇没有正神坐镇,又香火不断,自然吸引了许多山精鬼怪依附。

        最后是这夜叉鬼打赢了一众竞争者,寄宿在这小圣庙中。

        而这夜叉鬼显然也是有想法的,他苦于修行艰难,因此非但不害人,反而借着小圣的名义时常显现灵应。

        这一来二去,竟也坐稳了。

        虽然不敢自称就是小圣,但却在小圣的旁边多添了一个夜叉像。

        乡人称之为小圣座下护法夜叉神将。

        来祭拜小圣的,没有不顺带祭拜夜叉的。

        靠着庙中香火,如今这夜叉鬼竟也入了品级。

        又因为不曾害人,所以多年以来,吴宁县不知破了多少邪祀,就连县城外的山王庙都破了,这里的小圣庙都保存得十分完好。

        宫梦弼携带着一身桃花香闯进了小圣庙。

        这座小庙因为时常有人祭拜,时常修缮,外面看起来风雨侵蚀,但里面却是香火熏出来的沉静气息。

        庙里无人伺候,毕竟是在山上,来往不便,因此也没有点蜡烛。

        只有一点星月的光透进来,照得小圣像与夜叉像有几分阴森可怕。

        “啊嚏!”

        一声巨响从夜叉像处传来,真如惊雷一般,吓得宫梦弼一跳。

        “夜叉鬼,你吓我一跳。”

        那手持钢叉,青面獠牙的夜叉鬼像忽然活了过来。

        他揉了揉鼻子,道:“你这狐狸带进来一阵香气,倒是还恶人先告状。”

        “这香气,你是从美人岭过来的?”

        宫梦弼摆了摆尾巴,抖落桃花的清苦香气:“你鼻子倒是灵敏,我才见过美人岭的三姐妹。”

        夜叉鬼又打了一个喷嚏:“不要再抖了,我闻不得桃花香。”

        宫梦弼便把尾巴藏在衣襟下,道:“抱歉,我不知道这个。”

        夜叉鬼道:“无妨,你这狐狸夜半来我这小圣庙做什么?无处可去,想要借宿?”

        宫梦弼递上请柬,被夜叉鬼粗壮的胳膊接了过去:“在下宫梦弼,原本是县城的修行,如今略有所成,就在无还峰开辟了洞府,特意来邀请你参加我开府之宴。”

        夜叉鬼道:“原来是左近的道友,那我届时一定到。”

        宫梦弼道:“那就恭候大驾了。”

        夜叉鬼没有回话,而是又坐回神坛,变成泥塑的神像。

        恍惚间,宫梦弼似乎听到了打鼾声。

        摇了摇头,宫梦弼一阵风似的出了小圣庙,又转道去玉带河。

        玉带河一路流淌过群山,最终汇入娥女江。

        玉带河这一支发源于龙盘山当中的白头山。

        所为白头,是山高积雪,终年难化。

        从白头山顺流而下,越是上游,越被强者占据,越是下游,就越是弱了。

        到玉带河汇入娥女江那一段,甚至就没有妖怪了——因为娥女江中有大神大妖。

        罔象则是占据了赤霞峰至入水口最后一段的水域,在整个玉带河的生态中算是最弱的。

        宫梦弼甚至不知道罔象的洞府,陆上的妖怪,也没有知道罔象洞府在何处的。

        所以宫梦弼是以香诱之。

        说起香,狐狸喜欢使幻术,因为尾腺的关系,成精之后十有八九是能分泌出致幻的体液的。

        狐兽分泌的尾腺液气味不好闻,也就是俗称的狐骚味。

        但成精之后,能玩的就多了。

        只要得法,大多可以从骚狐变成香狐。

        也有天生的香狐,乃是罕见的异种。

        不过大多数狐妖最后都把尾腺变成了体香。

        狐狸弄香也是有些手段在身上的,宫梦弼更是其中高手。

        他自己的尾腺也是幻术的一种。

        香可通神。

        此时引诱罔象,用的就是一枚香丸。

        用丝巾包裹着,在玉带河上游的水中洗濯,香气就随着水流一路往下蔓延开来。

        不过片刻,水中就显出了动静。

        那是个黑色的影子,个头不大,如同小儿。露出一双赤目,看着宫梦弼出神,不知在想什么。

        只有河水打着旋儿,在他身边截留了香气。

        宫梦弼松开丝巾,任由香丸漂了过去,被一只赤色的爪子抓住。

        随后,那黑影就化作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大耳赤目,有几分木讷。

        他举着香丸道:“狐狸,你香丸掉了。”

        宫梦弼道:“这是见面礼。”

        罔象不解,脸上有些许困惑。

        宫梦弼道:“我叫宫梦弼,如今住在无还峰上,玉带河流经无还峰,你也算是我的邻居。三日后是我开府之宴,请你来参加。”

        罔象恍然,却没有立刻答应,而是问道:“无还峰上个月的水不好,发生了什么事情?”

        宫梦弼倒是没有料到罔象还能感应到水质好坏,就如实说了:“赤羽蛇同金蟾打了一架,伤了镜潭,所以流下来水不太好。”

        罔象问道:“那金蟾还好吗?”

        “无还峰流下来的水清净寒冷,我很喜欢。”罔象补充了一句,说完他又犹豫的看了一眼香丸:“只比香丸多喜欢一点点。”

        宫梦弼笑了起来:“他很好,我上去劝架了,所以他没有受伤,还同意我在无还峰上居住。”

        罔象便笑了起来:“好,那我也去参加你的宴会。”

        宫梦弼道:“那就说定了。”宫梦弼给他送上请柬。

        罔象将请柬藏在衣服里,又沉入水中,化作一团黑影。

        只有两只爪子捧着香丸在水中轻轻盘着,很是喜欢。

        宫梦弼倒是不期金蟾竟然能有一个素未谋面的朋友。

        这样的神交已久,也十分神奇了。

        就是不知道金蟾知道罔象这样欣赏他,又会是什么表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