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宫梦弼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报恩

第二十二章、报恩

        宫梦弼前往入云峰出云洞再次拜访施婆婆。

        施婆婆欣然来迎,道:“我昨夜就在入云峰观战,瞧见了那里红光冲天,白霜遍地,但还是你最有本事,无声无息便将一场灾祸消弭在无形之中。”

        宫梦弼不耐夸,自谦道:“只是幻术而已,我哪有那样的本事。”

        “就是幻术,越是无声,才越是惊心动魄,也越是高明。”施婆婆越看越满意,道:“梦弼小友,可曾婚配?”

        宫梦弼浑身一个激灵,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倒是不曾婚配,但我一心修行,却不是个良配。”

        施婆婆见他笑意盈盈地婉拒,便道:“也是,你这样的良才,若是沉溺于男女之情,确实是有负天资了。”

        “老婆子自定居入云峰,培养的后辈当中虽有几个还算成器,但确实是配不上你的,倒是可惜了。”

        宫梦弼道:“哪里,施婆婆可不要折煞我了。”

        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万万没想到,当狐狸也是会被催婚的,甚至险被安排相亲。

        施婆婆哪里知道他的思绪岔到哪里去了,倒是恭喜他得偿所愿:“你救了金蟾,想来在无还峰谋一个洞府应当不成问题吧?”

        说到这个,宫梦弼就想苦笑:“是我之过,没有听从施婆婆的谋划,坏了这事。”

        施婆婆奇道:“怎么说?”

        宫梦弼就将自己提前警示金蟾,提出交易但被拒绝的事情说了。

        “他虽拒绝了我,我却不能见死不救。只是他是个十足多疑的性子,以为我是挟恩图报,要拿捏他,正做样子要弃了无还峰出走呢。”

        施婆婆叹了一口气:“你倒是不愿意挟恩图报,但他却是小人之心了,这叫什么事。”

        宫梦弼道:“所以还是算了。他生性多疑,若是同居一峰,只怕要生出许多龃龉来。”

        施婆婆道:“那你是要另外寻一个修行之所了?”

        “也没有别的法子了。”宫梦弼也不气馁,“在找一个元气充盈的山,仔细经营经营,也不会比无还峰差。”

        施婆婆略有些犹豫,还是出口邀请道:“你是我本家,入云峰广大,你若是不介意,可以在此开辟洞府。”

        宫梦弼却婉拒了:“入云峰是宝地,但我却不是个耐得住寂寞的,恐会坏了施婆婆的清修。”

        施婆婆也没有再劝。

        宫梦弼转过话题,说起赤羽蛇:“我助赤羽蛇渡过火劫,只是他道心有损,急着回去巩固根基,托我向您问安,说是等出关之后再来拜会您。”

        施婆婆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也不怪那小蛇。山君惦记着他,日防夜防也难防住。我虽善卜,但对付山君,却也没有本事前知。我只能事先提醒,但他阴火焚身之时,只怕也记不得我说过什么。”

        “不过如今赤羽蛇不足为虑,想必山君会消停一阵了。”施婆婆虽是这么说,但神情中忧虑却不减少。

        宫梦弼道:“那山中集众称王,便没有人管一管吗?”

        施婆婆道:“管?谁来管?龙盘山没有山神,便是有山神,也未必见得会管。他在山林中自立为王,城隍也是不管的。他成王作祖,只要不蠢到攻打城隍庙,平日下山抓个把人吃,又有谁会在意。”

        “如今这世道,人间的匪徒都剿灭不掉,更不提妖中的匪徒了。”

        宫梦弼一时沉默,竟也不知如何说了。

        施婆婆也是一时感慨,说完之后,就发现自己反应太大了:“我这一把年纪,却还是改不掉臭毛病。”

        宫梦弼道:“您心地仁善,才会有这样的感叹。”

        施婆婆摇了摇头,转过话头道:“你找到了心仪的居所一定要告诉我,你开府之日我是要去庆贺的。”

        宫梦弼也笑了:“一定通知前辈。”

        施婆婆兴致不佳,宫梦弼也就没有多叨扰,而是转回了竹岭。

        雀仙早已经在竹岭等他了:“宫梦弼,我跟金蟾说了你不要无还峰。”

        宫梦弼松了一口气:“那他回去了?”

        “不,他跟来了。”

        不远处,金蟾已经夹着包袱走了过来,气势汹汹道:“你为何不要无还峰?”

        宫梦弼道:“那是你修行之所,你既然不喜欢与人同住,我何必夺人所爱?”

        “不行!”金蟾道:“我已经打算搬出去无还峰了,无还峰给你了。”

        宫梦弼道:“你何必怄气?我救了你是出于我的本心,与你没有干系。”

        金蟾恼怒道:“你竟这样难缠!你不要无还峰,必是贪图更重要的东西,难道是看上我这一身皮囊?要我以命偿还?”

        宫梦弼震惊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金蟾道:“那你为何不要无还峰?”

        宫梦弼道:“那是你的修行之所,与你修行契合,我不会夺你所爱。”

        金蟾瞪大了琥珀色的眼睛,恶狠狠看着宫梦弼:“好吧!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搬回镜潭,但你也要去无尘峰,你的救命之恩,我一定要偿还!”

        宫梦弼被他逼上前的庞大身影遮住,张了张嘴,实在不知如何回答。

        金蟾这样害怕恩义缠身,却不知道他这样的选择,只会加深和宫梦弼的缘分。

        祈愿树上的宝牒就是明证。

        宫梦弼还想挣扎:“你这样多疑警惕,同居一峰,两看相厌,何其折磨。”

        金蟾侧过头,用一只大眼珠盯着宫梦弼:“我住镜潭,你住山上,我才不会见你!”

        雀仙笑得咯咯响:“宫梦弼,他打定主意要还你的恩,你怎么办?”

        宫梦弼也不知道怎么办。

        他想象中的同居仙山修行,是知交好友,论道赏花,而不是眼前这样的局面。

        但再拒绝,恐怕金蟾就要跟他拼命了。

        实在是不可理喻。

        最终宫梦弼还是去了无还峰。

        金蟾寸步不移的跟在宫梦弼身后,仿佛看押囚犯一般,怕他逃之夭夭。

        雀仙在后面乐不可支。

        就这样回了无还峰。

        无还峰经昨夜一闹,别的地方都还好,只有镜潭周围遍地焦枯,被赤羽蛇毁了一地草木。

        镜潭中的鱼虾死了一堆,翻着肚皮漂在水面上,其中就有不少施婆婆提到的银星鱼。

        金蟾既是恼怒,又是心痛:“镜潭归我,你另觅地修行,最好离我远一点。”

        宫梦弼道:“我先帮你清理一下镜潭吧。”

        金蟾道:“不用,少和我套近乎,我不吃你这一套。”

        “走走走,我自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