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宫梦弼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捕雀

第十四章、捕雀

        宫梦弼已经到了龙盘山。

        身为外来者,宫梦弼算不上过江猛龙,所以不准备大张旗鼓,准备先低调发育。

        他昨日望气,已经找到一个临时藏身的好去处。

        自他中意的宝峰东南向,有一竹岭。

        野竹丛生,枝叶繁茂。

        宫梦弼小心收敛气息藏进了竹岭之中,循着山中那妖物的气息摸了过去。

        竹岭中的竹子已经生得如同合抱之木,在这粗壮的竹子之间,有一只色彩艳丽的鸟在竹林中觅食。

        这是一只竹雀,开了灵智的妖怪。竹林中的虫豸、菌类、浆果都在它的食谱之中。

        宫梦弼已经幻术全开,并不指望翳形术能遮掩自己的身形。

        竹雀的眼睛要比徐半仙养的鬼神更锐利。可惜它是实力不够,还没有入品,所以不难对付。

        宫梦弼张口发出一声鸟鸣,也是竹雀的声音,充满了攻击性和挑衅的气息。

        那正在竹叶中啄食竹叶青的竹雀厉啸一声,甩下吃了一半的竹叶青往宫梦弼的方向飞来。

        在那竹雀的眼中,见到地上另外一只毛色艳丽的同类在啄食竹鼠,立刻就怒不可遏。

        妖怪的领地意识驱使着它扇动翅膀,如同坠落的箭矢一般抓向地上的那个同类。

        一爪落下,锋锐的鸟爪立刻撕裂了大地,将地下的竹鞭竹须一同扯得粉碎。

        但这一爪空了。

        非但如此,这落下的一爪还被极寒的真炁借着地下水气化成冰索拉在地上。

        竹雀连连挣扎,但它除非能秒解了太阴真炁,不然仅凭蛮力,除非能把地下水水脉拉出来,不然是挣不动的。

        因为已经宫梦弼压在竹雀身上,以师刀抵住它的喉管:“嘘——不要挣扎,我怕失手错杀你。”

        明明是只狐狸,却能说鸟语。

        竹雀浑身毛羽炸开,蓬松得如同一个毛球。

        冰冷的师刀抵在它的喉管上,阴寒的气息是带着死寂的肃杀。师刀本身不曾开刃,只是作为仪式器具控制五鬼,但太阴真炁自师刀中凝结,就锋锐难当了。

        竹雀不是野兽,兽类没有灵智,或许会拼死一搏,但妖已经有足够的智慧,知道自己并没有翻盘的机会。

        宫梦弼实力胜过它,智慧也胜过它,它便放弃挣扎,收拢了羽毛,俯首为臣道:“饶命。”

        宫梦弼并不轻易信它。

        野兽不会说谎,但妖怪会。

        他将一个莎草编织的草环套在竹雀的脖颈上,默念一声咒语,草环就收紧了。

        宫梦弼在草环中施展了寄神术,刻意借此施法,控制竹雀。

        以草人召唤草头神的法术也少不了寄神术的参与,往高深了算,撒豆成兵这等道术也缺不了寄神术。

        小术有小术的妙处,虽然简单,但很好用。

        草环束颈,宫梦弼才收回师刀,站定在地上,锁住竹雀的利爪的冰索也如云雾般消散。

        竹雀得了自由,连忙扇动翅膀,同宫梦弼拉开身位,在林间盘旋不止。

        宫梦弼也不怕它逃了,任由它盘旋了几圈,最终还是停在一株矮竹上。

        竹雀看向宫梦弼,问道:“我不过一只雀鸟,你为何要抓我?”

        “你怎么就是一只雀鸟?你分明是木竹之精。”宫梦弼的碧眼早已看穿了竹雀。

        这竹雀形似鸟,但实际上是竹中之精,是茫茫竹海得了天地元气所化的精灵,只是最终形变成雀,在竹海中生活罢了。

        看似普普通通一只鸟,实际上比宫梦弼的根底要强得多。

        竹雀惊叫一声,猛地振翅飞起,这才真正感受到了危险和恐惧。

        若以对付鸟雀的本事来对付它,大不了舍去雀形,修养一阵重新化形就行了。但若看穿了底细,以对付木竹之精的手段来对付它,那就是真正的凶险了。

        竹雀振翅欲逃,宫梦弼也着急。只见这雀鸟飞入林中不过片刻,又飞回到了宫梦弼身前。

        看到宫梦弼的时候,它还受了惊吓,又换了个方向继续飞。

        但未有多时,又不知为何飞回到宫梦弼身前。

        雀鸟这才明白,自己早已中了咒术,根本逃不开了。

        竹雀重新落在宫梦弼身前,愤恨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小术而已,”宫梦弼的眼中略泛起一丝笑意,“不必慌张,只是问你几个问题,另外借你的竹林栖身而已。”

        竹雀这才心中略安:“有什么事情就问吧。”

        宫梦弼问道:“我不是本地狐狸,才来龙盘山,对这里一无所知,不知你有什么情报可以提供给我呢?”

        竹雀转动着脖子,搜肠刮肚地思索着,道:“原来是外地狐狸,不知道你在龙盘山有什么打算?是来采药还是采矿?是短居此地,还是安家落户?”

        宫梦弼笑呵呵道:“算是游历至此,但具体干什么还没打算呢。”

        竹雀一万个不相信。狐狸嘴里能有几句真话?

        但宫梦弼也没打算让它相信。

        竹雀只好娓娓道来:“龙盘山有大小峰峦五千二百二十四座哩,有些是有主的,有些是无主的。若是采药、采矿,在无主峰峦上倒也罢了,只管去采便是。但若是有主之地,便需奉礼相请,或是相互置换。”

        “大部分峰主都好说话,有些不好相处的,便需另寻他法了。”

        “你短居在此,不必费心费力去开辟洞府,可以在我这竹岭休憩,与我做个伴。若是要安家落户,就需要自己去找合意的山林了去开辟洞府了。”

        宫梦弼笑眯眯道:“若是我看中了别人的洞府呢?”

        竹雀浑身一僵,连声道:“我这竹岭除了竹子别无他物,没什么宝贝,你何不去其他地方瞧瞧。”

        宫梦弼见它吓得炸了毛,好言安慰道:“我只是说说,而且你说得也对,整个竹岭也只有你算得上是珍宝,不用担心。”

        更担心才对!

        竹雀敢怒不敢言,讨好道:“我对您还有用,我虽然力微,但在受草木眷顾,可以为您探听消息。”

        宫梦弼细长的手指摩挲着下巴:“确实有用,你继续说。”

        看着宫梦弼似乎还算满意,竹雀接着道:“若是看中了他人的洞府,就只能去抢了,或者看看其他人愿不愿意同你共住一山,一起做朋友。不然强抢别人洞府,往往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若是不能把主人留下,恐会被一直惦记着,伺机报复。”

        宫梦弼点了点头:“我心中有数。竹岭附近有什么厉害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