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宫梦弼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通天

第十一章、通天

        通天法加持之下,好似在体内重新构建了一个感受器官,整个世界都揭开了一层面纱一般,宫梦弼只觉得眼前更加明亮,似有明光烛照,耳中更加清晰,似有大块噫气。

        与天地气息相通,与幽明质性相合。这是一种解身天地里,存神自然中的奇妙体验。

        宫梦弼眼神发亮,欢喜道:“好一个通天法。”

        通天法不教吐纳行气、不授神通妙术,而是将狐族的灵应发挥到了极致,开发成天生的神通。

        狐在幽明之间、仙妖之中,是沟通阴阳的使者,是横跨天地的桥梁。

        上古之巫,沟通天地神明。

        而狐则是天生的巫。

        通天法,便是将狐的灵感发挥到了极致,至此天地之间的幽微与玄奇再无遮掩,大道的玄妙也一览无余。

        这就是天狐,通天之狐。

        通天法不能修炼出法力,但如果修行纳气法,通天法可以帮助宫梦弼分辨气性,寻找气旺之地,辅助修行。如果修行拜月法,通天法可以帮助宫梦弼感悟太阴玄妙,加持悟道。

        修行通天法便如同开了加速器,简直如同外挂一般。

        若非受限于狐狸的硬件配置,加速器也会卡顿、或者收效不高,只怕天下间的狐狸都要起飞了。

        于宫梦弼而言,这真就是第二个外挂了。

        有祈愿树帮忙,他可以不断升级硬件配置,总能把加速器刷得飞起。

        宫梦弼看向黄博士,诚心诚意拜谢道:“多谢博士传法。”

        黄博士略有些疲态,通天法的传承并不容易,但宫梦弼的真诚让她感到值得。扶起宫梦弼,黄博士道:“你好生修行通天法,慢慢地就会明了它的好处。”

        黄博士还以为宫梦弼还需要时间领会通天法的奥妙,殊不知宫梦弼拿到手的时候就已经把加速器安装启用了。

        宫梦弼道:“学生明白,一定会静心修行。”

        黄博士看着,怎么都觉得满意,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先走了,来日再会。”

        宫梦弼亲自将黄博士送出楼阁,看着黄博士身后飘荡的发尾消失在黑暗当中,心中既有感激,也有孺慕之情。

        自离群之后,宫梦弼经历了几多苦难。有些是前身经历,有些是自己经历,都不算好。懵懵懂懂摸索着祈愿树的用法,也走了许多弯路。

        还是蒙天狐院感召,成了生员之后被黄博士悉心教导,才渐渐息了惊惧之心,见到了一方大天地。

        黄博士对他是有知遇之恩的。

        投我以桃,报之以琼琚。宫梦弼不喜欢时时挂在嘴上,但心里是记得清楚的。

        送走黄博士,宫梦弼便迫不及待体验了一把加速器修行的妙处。

        向月修行,便有清辉加身,如同萤火,如同浮光。

        宫梦弼比以往更能吸引月华,也更能体会太阴真炁的玄妙。

        修行之喜,更甚往日,远胜其他。

        神魂中的祈愿树更是欣喜摇动,似有流光飞度,银沙曼舞。宝牒摇曳,恰似琼花。

        易胎化形术自然运转,狐形之下,自有灵胎凝结。

        通天法与灵胎分外契合,有那么一瞬间,宫梦弼几乎感觉到宇宙虚空都化作无限瑰丽的炁体。

        但这惊鸿一瞥很快从他脑海中消失,否则万象万炁,会让一切位格不够的人化为尘埃。

        宫梦弼得了妙法,每日专心修行,直到月末晦日,不见月光,吞吐数日所得的月华也尽数潜藏。

        晦日便好似冬藏,虽无月光,但此前采炼的月华却深潜体内,孕育着太阴真炁。

        与这荒废东院一墙之隔的沈家依从誓言,每日早晚供奉宫梦弼的神牌。

        自那日沈桥、沈延被宫梦弼救回来,就发了几日高烧。

        一是因为受了惊吓,二是中了徐半仙的邪术。

        两个半大的孩子被缩小塞进箱箧里,两日米水未进,虽然宫梦弼已经破了邪术,但难免受些许邪气侵蚀,就把两个孩子烧得够呛。

        好在年纪小,生气足,且命也够硬。大夫开过药吃了几日,就渐渐好转了。

        好了之后,沈桥也好了伤疤忘了疼,不仅不避讳鬼狐之事,反而时时往东院跑。

        沈延倒是更老实胆怯一些,虽然也来,但并不时常来。

        那一夜在大王庙被狐仙仙姿所慑,两个小孩心里便十分亲近宫梦弼,每日里焚香祭拜,也十分心诚。

        好在有沈山喝止,所以一直都不敢闯进东院,只在门口坐着说些话。

        宫梦弼也从不见他们,但沈家心中的忧虑却日日胜过一日。

        宫梦弼已经听沈山的弟弟沈海说起:“两个小子沉迷仙人轶事,每日不肯做学问,要先生给他们讲神鬼故事,先生都要气死了。仙人缥缈,鬼怪禁忌,但他两个孩子若打小醉心于此,日后可怎么好?”

        沈山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也明白沈海的意思。

        昔孟母,择邻处而三迁。

        两个小孩不好学自然不是狐仙的过错,但为了他们未来着想,也只有两个路子。要么把孩子送出去求学,要么就举家搬走。

        沈家虽然不是吴宁县是大族,但以商贾成家,贩卖丝绸、茶叶、瓷器发迹,家私丰厚,搬家也不难。

        沈山只是叹了一口气,道:“让我想想。”

        沈山心中为难,主要是对狐仙的为难。若是不愿意孩子与狐仙接触就此搬走,难免显得不敬狐仙。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把孩子送走。

        宫梦弼虽然没有参与过他们的家事,但一墙之隔,他什么不是看在眼中。

        看到沈山为难,又想起时时来打搅的两个小子,心中便明白此处已经不是他的久居之地了。

        此前他为了结缘,因此住在城中,好维持或加深缘分。

        九品之前,这种打算帮他建立了许多优势。他许多小手段都是自那些白色的无品缘分中来的。

        但九品之后,其实就不太适合了。

        普通人一辈子都入不了品,故而称之为白身。

        少数逆天改命迎难而上之辈,也不是一时就能结识的。

        而他如今最渴求并不是缘分的多与广,反而是质与量。

        再加上仙职在身,要教化本地狐狸,在城里可不是什么好选择。城里有华光寺,还有城隍庙,不入品阶也就罢了,入品之后,就相当于在猛兽门前修行。

        几番思索,宫梦弼动了远离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