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宫梦弼在线阅读 - 第一章、狐生

第一章、狐生

        东阳郡吴宁县。

        月色熏熏然,薄云好淡墨一般晕开,露出几许柔弱的光来。

        莎草蔓延、艾蒿丛生的荒废院落里忽然亮起了灯火,清幽幽地火光上下飞舞,好似萤火虫一般。

        寂静地夜里突然响起了鸟叫。

        先是苍枭,再是白鹤,又有青雀、喜鹊、乌鸦、大雁种种声响,好似百鸟齐鸣一般,各有韵律,已成曲谱。

        萤火幽幽,两个影子在荒废的院落中变换着。

        一个是一只赤色的狐狸,毛发油亮,一双碧眼如同鬼火一般。

        一个是青衣神使,梳着高耸的云髻,面容姣好,腰佩青玉,手持玉笔、卷宗。

        鸟声忽然停住。

        那狐狸的碧眼朝西墙一看,摇了摇头,发出清朗的声音:“神使莫怪,是这院子主人家的小儿来了,待我驱逐他们。”

        青衣神使便放松姿态,任他施为。

        西墙之外,两个总角小童趴在墙边偷听。

        其中一个穿着绿衣的小童道:“表哥,你听到了吗?”

        另一个穿着黄衣的小童比划了一下手指:“只有一点点,好像是鸟叫。”

        黄衣小童转着乌溜溜的眼珠子,怂恿道:“桥弟,我们溜进去看看吧!”

        绿衣小童连忙摆手:“不行不行,爹爹说过不许进东苑,里面……里面……”他吞吞吐吐憋得脸都红了。

        “里面什么呀!”黄衣小童着急道。

        绿衣小童目光姗闪闪一下,压低了声音道:“有狐。”

        那赤狐侧耳倾听,张口吹出一口气。

        黄衣小童当下便觉得有一股冷风从东苑紧锁的门中吹出来,当下让他脊背发寒,跃跃欲试的心火一下子被吹得熄灭,心里也泛起了恐惧。

        狐。

        当然不是普通的狐狸,而是狐仙、狐妖、鬼狐。

        常被大人用来吓唬小孩子,也一直流传在民间传说当中奇诡角色。

        绿衣小童怯生生道:“堂哥,你还去吗?”

        黄衣小童干笑一声,一本正经回道:“既然叔叔说不能去,那我们就不去了吧,快回去吧,等会儿姨娘找不到我们会着急的。”

        “哦,”绿衣小童应了一声,语气里竟然有几分失望。

        两个小童离开了,荒园之中,细眉细眼的红皮狐狸便止住朝门外吹气的动作。

        他摇了摇头,骂道:“臭小子。”而后人立而起,向身后拱手道:“让神使见笑了。”

        青衣神使立在莎草之中,笑道:“你这吐气成风的法术也颇有些水准了,起阴风、丧胆魄,却不伤人分毫。你认得这两个童子?”

        红皮狐狸踏莎而行,如同踩在云端一般,莎草叶尖微沉,却丝毫不损:“神使谬赞了。那穿绿衣服的是沈桥,此间主人的儿子,黄衣服的是沈延,此间主人的侄子。我跟此间主人有几分缘分,借居于此,沈桥那小鬼多次摸进来想见我真容,都被我堵回去了。”

        “别看他年纪小,心眼可一点也不少。这不就趁他叔叔探亲,便诳他堂哥进来一探究竟。”

        青衣神使点了点头,用笔录下“聪颖敏达”四字。

        红皮狐狸领着青衣神使进入楼中,一应陈设俱全,虽有些陈旧,但井井有条,十分洁净。

        “神使,被这两个小鬼扰乱了考核,请容我再试一次吧。”红皮狐狸请求道。

        青衣神使点了点头,道:“请。”

        红皮狐狸张了张细长的吻,竟从嘴中发出清脆的鸟鸣,一种鸟鸣不曾断绝,另外一种便再次传出。

        种种鸟鸣并不消散,在楼阁之中相映成趣,彼此应和,仿佛天籁一般动听。

        纵然是看第二次,青衣神使也不由得呆了呆,而后在纸上录下:“天资上上”四字。

        等百鸟协奏结束,红皮狐狸便一脸期待地看着青衣神使。

        神使微笑着宣布:“生员宫梦弼,聪颖敏达,课业精深,通九州四海之鸟语,精吐气、御风之道术,可评为上上等!”

        宫梦弼一时露出惊喜来,激动地搓着手,道:“多谢神使。”

        青衣神使道:“不必谢我,是你守戒自修,精心道业,小有所成。不过也不要松懈,我只负责考核,还要等娘娘为你定等才算板上钉钉。”

        看着这小狐脸上露出几分忐忑,青衣神使也不介意卖个好,宽慰道:“今岁生员,你是第一,按照以往惯例,你都足以评上仙官了。”

        宫梦弼连忙拜谢:“多谢神使。”

        他又取出自己所制的艾香呈上,道:“庭中艾草所制之香,希望能解神使舟车之乏,只是小东西,不值什么。”

        确实只是小东西,只表个心意,并不违反神官律令,青衣神使也就笑纳了。

        她收拢了纸笔,道:“下次再见,当有好消息了。”

        神使踏云而起,便化作一只神骏的青鸟扶摇而上,转瞬间便消失在云中。

        宫梦弼目送神使离开,才高兴地在楼中踱步。

        “一晃眼的功夫,来此方世界也有十年了。”宫梦弼感叹着,“做狐狸比做人可太难了。”

        前身不过是一只离群的狐狸,侥幸得了灵智,通晓了些弄阴风的小把戏,下山还没来得及糊弄几个愚夫愚妇,给自己找个马仔,就被一只黒犬吓得肝胆俱裂而死。

        他因此在狐狸的身上活过来,躲在废弃的庭院当中避过了犬劫。

        要不是穿越来的魂魄里带着一株祈愿树,只怕他一个离群的山野狐妖也未必能活到今日。

        细眉细眼的赤狐吐出一口烟气,烟气绕体,这狐狸便幻化成一个红衣少年,容貌昳丽,身量颀长。有几分仙气,又有几分妖性。

        宫梦弼倚在栏杆上,闭起了狭长的眼睛。

        眼前一片黑暗,但心神却被一株宝树照亮。

        这是一株枝叶青碧的宝树,宝树不高,但枝叶繁茂好似华盖,翠玉一般的叶子沙沙作响,竟发出金石之音。

        树上挂着十数块宝牒,飞舞的彩绸如同花朵一般在宝树的伞盖中盛开。

        其中大多数宝牒是白色,只有少数是碧色。

        宫梦弼抬头看去,只见其中一块宝牒已几近完全变成浅碧色,只有顶部一点点泛着白。

        宝牒正面抬头写着“仙缘”二字,其下写着“天狐院”的字样,背面写着“拜月法”三字。

        “还差一点,看来得等泰山娘娘评定完成。”

        宫梦弼穿越而来,魂魄中便生有这一株祈愿树。

        狐狸靠结缘修行。

        上至涂山氏,下至野狐精,这是所有狐狸修行的本能。祈愿树则将这种本能具现成实实在在的力量。

        宫梦弼与人结缘,便会在祈愿树上凝聚出宝牒,加深缘分,就可以对宝牒“许愿”。

        宝牒有九品。最下无品为白色,九品以上为碧色,七品以上为绿色,五品以上为绯色,三品以上为紫色。

        譬如眼前的宝牒,就代表着宫梦弼与天狐院结下了九品缘分,若成功,便能得到所许愿的修行法。

        如果宫梦弼加强与天狐院的缘分,九品缘分就会变成八品,可以再次许愿,理论上来说,可以拿到从无品到超品十一次奖励,但就宫梦弼目前探索来看,哪怕他成了天狐院的山长也不可能拿到超越三品的奖励。

        因为天狐院本身的地位并不足以支撑三品以上的缘分,哪怕做到了天狐院山长的位置,在仙官品级中,也只能算是三品仙官。

        结缘对象决定了宝牒的上限,而缘分深浅决定了宝牒的下限。

        大体而言,缘分和许愿是平衡的,哪怕不许愿,宝牒也会在缘分成熟之后给予拥有相应价值的奖励,许愿则会框定奖励的范围。

        如果此次真如青鸟神使所言,宫梦弼评上仙官,那他就不愁没有进一步修行的法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