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西周当国君在线阅读 - 71.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71.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姬……姬诵?”

        沃操没想到商离竟然会让自己去抱周成王的大腿,因此直接愣住了。

        “不错,姬诵。”

        商离点了点头,道:

        “姬诵今年16岁,马上就要17了。按照周人的规矩,20岁便算是成年了,自然也就有权亲政了。如果周旦不想篡位的话,那么到时候除了乖乖还政,他没有其他的选择。在这种情况下,你还去寻求周旦的帮助,这不是找死吗?”

        “这……”

        听到这话,沃操也终于回过了味来,当即冷汗直流,最终起身对着商离行了一礼道:

        “多谢宜国天子指点。”

        不怪乎沃操如此反应,实在是身为商朝的大宗族,他太清楚权力斗争的残酷性了。哪怕是王室子弟,也有可能因此而直接殒命,更别说他们沃氏还只是降周的商人了。到时候一旦出了事,他们沃氏绝对是第一个死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对商离的指点如此感激。

        “沃氏宗伯不必如此。”

        商离摆了摆手,示意沃操坐下,而后继续道:

        “今年周人已经彻底平定天下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年他们应该就会大肆分封周室子弟,让他们镇守四方。而分封诸侯这种大事,必然是少不了盟会的。只要你在盟会开始之前回到中原,并且找到门路将这罐蔗糖进献给姬诵,到时候他一定会在盟会上显摆这种比蜂蜜还要甜的食物。这样一来,咱们宣传蔗糖的目的不就达到了吗?”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经过这件事之后,你们沃氏说不定就能直接攀附上姬诵这棵大树,进而摆脱康叔封对你们的控制——康叔封只是一方诸侯,是护不住你们的蔗糖暴利的。而姬诵则不同,身为周王,他可以震慑住那些贪婪的诸侯——当然,前提是你们必须给姬诵上贡足够的好处——不过话又说回来,难道在康叔封的手下做事,你们就不需要给他进贡好处了吗?左右都是进贡,明显是进贡给姬诵的利益要更大一些。”

        商离的计划很简单,那就是让沃操直接找到门路将蔗糖进献给周天子,而后借助周天子的口宣传蔗糖。

        不仅如此,商离还希望沃氏能够借助这次机会抱着周天子的大腿,成为他安插在周人心脏地带的拥有“免死金牌”的内奸。

        而除了以上两点之外,商离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希望能够借助已经成功接近周成王的沃操的手,不断地向周成王输送“垃圾”。

        别误会,这里所谓的“垃圾”并不是指真正意义上的垃圾,而是指那些可以消磨一个人意志的奢侈品。

        当初为了覆灭商朝,周文王和周武王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不单单花钱贿赂收买纣王身边的人,最重要的是还不断地给纣王输送香车美女,以此来消磨纣王的斗志。

        俗话说得好啊,这尼姑的屁股和尚摸得,我阿q就摸不得?你们周人可以给商人的天子送垃圾消磨他的斗志,难道我们这些商人遗民就不能给你们周人的天子送垃圾消磨他的斗志?你能做初一,那就休怪我们做十五!

        在商离的计划里,接下来的几年中,他是要借助沃操的手不断地给姬诵送各种享乐用的奢侈品的。除了蔗糖之外,黄酒、美女,都在商离的送礼名单之中。

        简单说就是一句话,商离要借助沃操的手,彻底地掏空姬诵的身子,让他比历史上死得更早,让周王室再一次进入主少国疑的境地,令周朝天下不得安稳。

        历史上的姬诵只活了35岁,虽然在这个时代并不算特别短命,但是那是相较于平民来说的。在贵族团体中,35岁其实已经算是非常短命了,因为他们不需要像平民那样出去劳作。

        可是姬诵的寿命却连这个年代的平均值都不到,那就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姬诵并非一个特别自律的人,很显然在位期间他也是纵情声色犬马,所以才会在而立之年便早早离世。

        而现在商离要做的,就是让姬诵玩得更开心一些,让他离世得也更早一些!

        当然,以上这些都还只是商离内心的谋划,至少短期之内是无法实现的,因此他并没有直接和沃操说明,而是只说了另外两个好处。

        另一边,在听到商离的话之后,沃操也是连连点头,最终叹服道:

        “宜国天子不愧是受命之人,果然是智慧超群。若非宜国天子指点,我沃氏只怕是要万劫不复了。”

        “你我如今既已结盟,自应相互帮扶。”

        商离摆了摆手,而后再次举起酒杯,对着沃操说道;

        “饮胜!”

        “饮胜!”

        沃操也举起酒杯,敬了商离一杯。

        由于正事已经谈完了的缘故,因此在接下来的宴会中,众人也都变得轻松了起来。宴席中不时响起一阵阵的笑声,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翌日,清晨。

        商离和宜国贵族们早早地便醒了过来,亲自出来送沃氏商队离去。

        “宜国天子请回。”

        沃操站在商队的末尾,对着商离行了一个礼道:

        “贵国托付之事,我已牢记于心,决计不会忘却。”

        “道路险阻,还望沃氏宗伯小心为是。”

        商离也对着沃操行了一礼。

        “啾~啾~”

        而就在沃操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一行大雁突然从北边飞来,经过了众人的上空。

        “这……”

        见到这一幕的商离若有所思,而后对着身边的羿道:

        “可否射下?”

        “喏!”

        羿应了一声,而后快速拉弓,将天上的大雁射下来了一只。

        “此雁赠君,望君来年能如期而至。”

        商离一边吩咐人将大雁取回,一边对着沃操说道。

        “这……”

        这是沃操第一次被一个天子送大雁,当即一脸感动地说道:

        “请宜国天子放心,来年任他大雪封山,洪水拦路,我沃氏商队亦将如期而至,以求不负宜国天子之谊!”

        说完,沃操这才小心翼翼地接过商离送来的大雁,并且一步一回首地朝着自己的商队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