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西周当国君在线阅读 - 65.一切的宏图霸业,都建立在他的腰上。

65.一切的宏图霸业,都建立在他的腰上。

        所以说啊,千万不要小瞧古人的智商。人家只是见识浅,又不是真的傻。像翻身骑在马匹身上这么简单的事情,古人怎么可能会想不到?

        哦,也不是所有的古人都是聪明的。比如说中东地区的某个文明古国,明明有极其优秀的阿拉伯马,但是他们却非要学着中国的样子搞出战车来冲阵,也确实是挺难为他们的。

        关键是阿拉伯马的耐力不咋地啊!人家只是爆发强,用来充当骑兵恰到好处。用来拉战车……也不知道在将战车拉到战场之后它们还剩多少体力。

        当然,在后世的科学饲养之下,阿拉伯马的耐力优势也显现了出来,甚至还反超了蒙古马。不过在五千年前的古代,人都吃不饱,哪有那么多的细粮用来喂马?相较之下,反倒是耐操的蒙古马和中原马更加优秀一些,至少人家对食物的要求没有那么高。

        马的耐力和爆发力在一定程度上是成反比的。在没有现代科学饲养的古代,马的耐力排名从高到低大致是中原马——蒙古马——阿拉伯马。而爆发力则正好是反过来,阿拉伯马要远超蒙古马和中原马。

        蒙古马两头都不占优,但是却恰恰能够凭借中庸的优势两头压,成为后世蒙古帝国横扫欧亚大陆的重要助力,不得不令人感慨造物主之神奇。

        言归正传,正是由于中原马耐久度高的特点,因此在战国之前,中国才会盛行战车这种兵种。而到了战国之后,随着蒙古马逐渐进入中国,中原诸国也纷纷开始组建自己的骑兵,中原马也渐渐地在战场上淡出了身影。

        后来随着全球气温变冷,北方逐渐变得不适合中原马生活,再加上人们不重视中原马,没有刻意地去培育它们,因此到了后世,中原地区已经基本上见不到中原马的身影了。

        当然,中原马并没有因此就直接绝种,而是换了一个身份继续生活在中华大地上。后世大名鼎鼎的滇马,其实就是中原马的后代。

        换句话说,如今宜国的这些战马,其实就是滇马的祖先。而滇马,不就是用来干活的吗?

        “好好干,等将来打回中原的时候,你们还是有用武之地的。不过到了那个时候,拉战车的可能就是你们的儿子辈甚至是孙子辈了。”

        商离看了一眼正在秦淮河北岸岸边吃草的宜国的战马,心中默默想道。

        中原不同于江南,那里一马平川,战车还是非常好用的。因此将来北伐的时候,战车依旧是一种不可或缺的兵种。

        当然,理论上商离也可以走海路,抵达辽东地区,和那里的箕子朝鲜进行贸易,委托他们为自己寻找蒙古马,而后带回来组建骑兵。但是还是那句话,商离为什么要这么干?

        商离的基本盘是长江以南的太湖流域,这里压根就不适合蒙古马生存。就算商离能够从东北引入蒙古马,他也是无法在这里进行培育的。

        换句话说,即便商离真的组建出了骑兵,他依旧要源源不断地从北方购买马匹——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由于蒙古马喜高寒,怕湿热,因此在这个全球气温偏高的年代,它们的生活区域其实是要比后世的时候更加靠北一些的。在这种情况下,哪怕箕子朝鲜真的能够抓获蒙古马,其成本也会高得惊人。

        虽然如今的商离手上有蔗糖这个致富神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能肆无忌惮地去购买蒙古马了——相较于买马,他更加倾向于用蔗糖去换回商朝遗民,毕竟人才是第一生产力。

        而且最重要的是,商离能够组建骑兵,难道周人就不能组建骑兵吗?人家发源于西北,和蒙古马挨得更近,一旦从商离这边看到蒙古马的真正用途,人家可以第一时间学习模仿,组建出一支庞大的骑兵部队来,而后以兵种优势来对抗商离的铁器优势,让商离北伐中原变得困难重重。

        综上所述,组建骑兵完全是一种资敌行为,只要商离的脑子正常,就不会干出这种事来。

        当然,等将来北伐成功了,商离还是可以搞一些骑兵玩玩的。至于到时候蒙古马的贸易路线会不会被游牧民族垄断……商离表示,只要自己让塞北的游牧民族也是自己的后代,那不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了吗?

        反正这年头由于全球气温偏高,塞北地区的降水量也要远超后世,虽然无法像中原那样大规模进行农耕,但是像中世纪的波兰和东欧一样进行半农耕半游牧还是可以的,在那种地区建立诸侯国,并不是什么做不到的事情。

        而只要诸侯国建立了,那么随着人口的繁衍,他们就会自动地进行部落分裂,到不同的地方去重新定居。这其中有一部分部落可能会受不了塞北的环境而南迁,但肯定有一部分部落会彻底适应塞北的环境变成游牧民族,到了那个时候,商离的目标也就初步实现了,那就是让阴山南北同属于同一个民族。

        虽然由于生活环境的不同,塞北和中原的民族也会开始分化,最终变成两个完全不同的民族。但是双方毕竟是同出一源,是存在商谈的可能的。

        再说了,就算谈不了又如何?哪怕将来塞北的游牧真的南侵,并且将中原帝国给干掉了,那不还是商离的后代吗?中原帝国亡在同宗同源的游牧手中,也算不上是亡国灭种,最多就是改朝换代。

        当然,这种游戏只能玩一次,入主中原的游牧是不可能再次回到塞北放牧的,到时候塞北必然会被其他游牧民族占据,等第二次游牧南征,那就不会像第一次那么“温和”了。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儿孙自有儿孙福,商离能管后代一千年的安危,难道还能管他们三千年?不可能的呀!要是一千年之后他们还是无法抵御塞北游牧民族的侵扰,那就让他们亡了吧,商离表示这么拉跨的后代他实在是带不动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要在塞北也建立诸侯国的话,那么原先的一百个儿子只怕已经不够用了。或许……要再生他个五十个?”

        商离摸着下巴,低声呢喃了起来。

        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一切的宏图霸业,都建立在他的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