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西周当国君在线阅读 - 9.当然是渡过长江去啦!

9.当然是渡过长江去啦!

        “终于到我了!”

        商离心中暗道,如果自己一开始就提出建议的话,由于自己年纪较小,威望较轻,免不了要被这些老贵族为难一番。

        但是现在不同了,子旬的建议其实就是在场大多数老贵族内心的想法,已经被介佑论证为不可行的了。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提出来的建议无论是多么离谱,都会被老贵族们正视,并且认真地进行论证。

        想到这里,商离在心中长出了一口气,而后道:

        “渡江!”

        “渡江!?”

        听到这话,老贵族们一片哗然。

        这年头,江淮河济都是专有名词,江就是长江,淮就是淮水,河就是黄河,济就是济水。

        因此,在听到商离说渡江之后,老贵族们没有任何的歧义,立马就明白了商离的意思,那就是渡过长江,去江南发展。

        “江南蛮荒之地,瘴气丛生,毒虫横行,如何可以建国?”

        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就是四叔子旬,倒不是恼怒商离反驳了他之前的建议,而是身为负责部族里农业生产的官员,他必须为部族的农业生产考虑。

        在现在的人看来,世界上最丰美的土地就在中原济水和黄河附近,因为这里降水适中,气候温润,是最理想的农业垦殖区。

        反观江南,由于这年头气温极高,降水也多,因此遍地都是热带雨林。在没有铁器的年代,人们面对这些热带雨林,是没有什么开发能力的,因为他们缺少砍伐这些热带树木的工具。

        有人可能会问了,这年头不是有青铜器吗?难道青铜器还砍不了树吗?答案是……确实如此。

        这年头由于地广人稀,树木动不动就是几百年往上的,三人抱四人抱的树遍地都是,砍起来极其困难。

        而青铜器又极脆,只能制作成矛戈戟剑之类的刺击武器,是无法用来砍杀的。

        记得前世一个鉴宝节目,工作人员捧着一个青铜镜上台的时候,不小心将其落在台上,直接将其摔得四分五裂,可见青铜器之脆。

        当然,青铜镜由于铜锡比达到了1:1,因此会比普通的青铜器更脆一些。不过青铜武器的铜锡比也有3:1,实际上也好不到哪里去。最多只能用来刺击,无法砍杀。

        因此,青铜武器是没有刀的。刀这个百兵之王,要等铁器时代到来之后才会出现。

        青铜器连砍人都费劲,更别说是砍直径好几米的大树了,因此早期的农业文明都会出现在相对干旱的地区,因为那里降水少,树木也少,不至于出现清理不掉树木的情况。

        也正是因为这样,四叔子旬才会质疑商离提出的去江南发展的建议。

        “江南蛮荒,那是因为吾等未去。”

        听到子旬的质疑,商离微微一笑,开口道:

        “至于瘴气和毒虫,则是因为江南树多林密,只要吾等将那些树木清理干净,瘴气与毒虫自会消散。”

        “说得轻巧,吾等又如何能够清理树木呢?”

        子旬冷哼一声道。

        “很简单,用火!”

        商离不慌不忙道:

        “如今业已入秋,正是天干气燥之时,吾等于入冬前渡江,一把火将国都附近的树林烧掉便可。”

        虽然现在全球气温都很高,降水也很多,但是大致的气候还是和后世类似的。毕竟中国的气候是地理形成的,东面太平洋,背靠西伯利亚,拥有非常规律的季风气候。如今已经入秋,即便是江南,降水也会减少。以腾蛇部落的迁徙速度,从蚌埠迁到江南,差不多要一两个月的时间,也就是深秋时节。到了那个时候,江南的森林应该也差不多干燥了下来。一把火放下去,不至于被森林自己熄灭。

        听到商离的话,老贵族们开始相互交谈起来,讨论商离的建议是否可行。

        “江南乃百越世居之地,彼辈又岂会坐视吾等建都?”

        趁着这个时候,三叔子和将之前商离的话反问了回去。

        “百越各自为政,不足为虑。”

        商离笑着回答道。

        事实也确实如此,百越其实是中原人对长江以南各部的统称,实际上他们相互之间未必有什么联系。

        其实看看百越的分布地图就知道了,这年头百越的活动范围极广,安徽南部,江苏南部,浙江、福建、广东全境,基本都是百越的活动地区。这些地区加起来,可比中原大多了。中原各部即便有商朝这个天下共主在,也时不时地打仗,更何况是没有任何统一调度的百越了。

        或许相较于腾蛇部落这个外人,他们相互之间的仇恨反而要更大。毕竟这么多年下来,部族之间难免会有摩擦。

        在这种情况下,腾蛇部落渡江建国,其实是不用太考虑百越的想法的。就算百越看腾蛇部落不爽想来攻击,那也只是一部一族罢了,和淮夷那种九部同进同退是无法比的。

        子和自然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之所以这么问,只是想考考商离罢了。如今见到商离思路清晰,考虑全面,于是暗暗点了点头,而后起身对着在场的老贵族道:

        “诸位,邦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如今中原沦丧,故土难归。淮夷虎视,阳甲之后不日既至。值此之际,淮水亦不可以为家。北上无望,西进亦难,滞留原地亦非上选。唯有南下渡江,方可保我宗庙安稳,族人安康!”

        听到这话,在场的老贵族们在相互商讨过之后,纷纷点头,口中称“善”。

        见状,商离心中大喜,正准备起身说些什么豪言壮语,却听一旁的二叔子更起身道:

        “既如此,那便请巫占卜吉凶吧!”

        商离:???

        合着我在这里浪费了这么多口水,最后还要看巫的脸色?

        要是巫占卜出来的卦象是凶卦,那自己这些话岂不是白说了?

        自己可没有姜太公那种将巫师手中的卦象抢过来砸在地上踩两脚,而后大骂“枯骨死草,知道什么吉凶”的本事和胆量。真要出现了凶卦,自己只怕只能另想办法,“曲线救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