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救糜夫人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同是刘姓即兄弟

第四十九章 同是刘姓即兄弟

        刘贤、邢道荣都被俘虏了。

        这仗零陵兵也就打不下去了。

        除了不到百余人的散兵遁入山林外,其余部众全部成为刘封军的俘虏,这个结果让抓俘抓得畅快的傅肜开心不已。

        有俘虏就有后备兵员。

        要是顺利的话,去除不堪战的俘众,刘封的部曲最起码能扩大到三千至四千人,这个数量已经不比陈到少了。

        刘封兵一增多,那傅肜手下的兵也就多了。

        这样一来,从军侯到裨将军,似乎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打扫战场完毕,等到刘封把刘贤、邢道荣两人押到中军帐中时,这两位曾经的搭档大眼瞪着小眼,相互之间颇有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没死的感叹。

        “刘贤,你这懦夫,竟然临阵逃跑?”邢道荣冲着刘贤啐了一口唾沫,别过脸不再看这个无耻之徒。

        刘贤看也不看邢道荣一眼,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去管邢道荣怎么想,只想着一门心思讨好刘封这个荆州新贵。

        “呃,刘将军,某姓刘名贤,同为刘姓,高祖后裔。零陵与长沙同为荆南四郡,也是兄弟关系,今日贤有幸,与将军一起同为左将军效力,深感万分荣幸。”

        刘贤整了整身上的锦袍,朝刘封拱了拱手,作揖道。

        邢道荣脑子有些不够用,刘贤和刘封什么时候成兄弟了,他怎么不知道,要早知是兄弟内斗,那他邢道荣还打什么打。

        刘封静静的看着刘贤虚伪的表演,这会儿见戏演得差不多了,笑说道:“刘兄不愧是零陵名士,这舌辩之术高明万分,封佩服,有件事还要托付刘兄,天明之后,吾军将兵发零陵,不知刘兄可否敦请刘太守主动献城,以免百姓遭受刀兵之灾。”

        刘贤傲然点头,大声道:“贤愿为小将军效力。愿追随左将军同心戮力,共匤汉室。”

        刘贤声音朗朗,言词切切,脸上神情更是大汉忠臣唯他一人的忠烈状,这下子不仅邢道荣感到惊讶了,就连马良、习珍等人也感叹刘贤果然是零陵名士风范。

        邢道荣此时终于回悟过来,刘贤这是要卖了老父刘度,投降刘封了。

        刘封摆了摆手,示意先把刘贤带下去。

        他也不想再听刘贤的庄严宣誓,这实在太恶心人了。

        等顺利拿下零陵之后,刘度、刘贤这两父子还是早早的送到老爹刘备那里,论演技的话,刘封相信,没有人能在刘备跟前夸耀。

        邢道荣在旁站着,看了刘度一场精彩的表演,神情有些落寞。

        刘封走到其跟前,解开绑绳,问道:“邢将军,刘贤都已经降了,你可考虑清楚了,是要引颈授死,为刘家父子当一个忠臣,还是另有打算?”

        邢道荣涨红了脸,低头嚷嚷道:“我傻了,才给刘度、刘贤当忠臣。”

        刘封哈哈一笑:“既然邢将军不当忠臣,那就归附我刘封吧,我们两个,也是不打不相识,改日再好好切磋一番谁更厉害?”

        邢道荣见刘封态度温和,没有怪罪自己莽撞的意思,心中已是服气:“小将军刀法出众,确实比道荣要厉害,若蒙不弃,愿追随小将军帐下为执戟郎。”

        刘封听邢道荣这么一说,心中不由大喜。

        这刘贤降不降,他不在乎,荆州最不缺的就是所谓的名士。

        有马良在旁出谋划策,刘贤这等智力的人,刘封根本不需要,而到了刘备那里,刘贤怕是分分钟要被诸葛亮、徐庶等人秒杀。

        相比而言,邢道荣这家伙虽然脑子不太灵活,但武力还是不错的,能够搭上二流的班车。

        现在,邢道荣愿意归附,并且要做刘封的执戟郎,也就是他不统领部曲,而是当刘封的亲信,这个保镖人选甚合刘封之意。

        邢道荣性子有些莽撞,生得孔武有力,正是保镖的好胚子。

        傅肜、赵累两个军侯,看他们成长的速度,早晚要被刘备相中调出去,刘封也不能为了一已之私,而耽误了傅、赵两人的前程。

        相反,倒是邢道荣这样的莽汉,估计刘备一辈子都看不上,正合适刘封来用。

        “道荣,你这两个字,是表字,还是名字?”刘封点头收下邢道荣,心头一动问起邢道荣的姓名来由。

        汉末三国,姓名加起来一般是两个字,三个字的话,除非是诸葛、司马、皇甫这样的复姓,而邢字很显然不是。

        邢道荣脸色一红,支吾道:“回告小将军,我父为零陵南沅水上泸溪渔人,母亲为五溪蛮人,母亲生下我之后,即难产离世,父亲又另觅了妻子,所以,末将只知父姓为邢,道荣两个字,还是报名从军时由书佐随意写来........。”

        邢道荣说得平淡,但刘封却是听得动容。

        零陵一地,汉人和蛮人相互聚居,彼此之间虽然通婚不容易,但总有男女不自禁的尝吃禁果,邢道荣生得高大威猛,估计是遗传自母亲的基因。

        刘封想了一想,对邢道荣说道:“道荣这字,取得甚好,你可为表字,至于名字,我想到一诗句,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今你投奔于我,就是再获新生,就取原字如何?”

        邢道荣喃喃的念叨道:“邢原,邢原,邢道荣!”

        “末将,不,邢原多谢将军赐名。”邢道荣卟嗵一声,单膝跪地向刘封深施一揖。

        刘封扶起邢道荣,心情格外的畅快。

        老爹刘备在夏口,给自己取一表字,就把他长坂坡辛苦一场的功劳给抵消了,这真是不费什么力气的好法子。

        刘封这一回在邢道荣身上一用,发现效果真心不错。

        邢道荣这保镖要是收得好,那刘封就相当于有了自己的典韦、许褚、胡车儿,别的先不用说,至少遇到突发的危险时,也有人能够挺身而出了。

        搞定了邢道荣之后,刘封心满意足的睡下。

        等他再起身时,全军将士已经做好准备,在刘贤的引路下,向已是一座空城的零陵城开拔而去。

        一路行军一个半时辰后,刘封等人终于到达零陵城下,只见太守刘度已经早早的竖起降旗,大开城门,捧着印绶等在城门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