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救糜夫人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章 青釭剑到手

第三章 青釭剑到手

        一骑一牛车正行走间,前面叉道突然闪出数十骑曹骑,为首一将手提铁枪,背着一口剑,马鞍后面还挂着数个刘备军将卒血淋淋的首级。

        “哈……,兄弟们,战功来了,前面之人,报上姓名授死?”这背剑曹将举枪叫喝,那些跟随的曹骑也默契的呈半月形围了上来。

        刘封抬眼凝神,扫了这背剑曹将一眼,心头不由狂喜。长坂坡一战中,哪一位曹将最为倒霉,当然是曹操宠信的背剑“猛”将夏侯恩了。

        赵云带着阿斗杀了曹营一个七进七出,靠的除了一身是胆,还有龙胆亮银枪外,就是从夏侯恩处缴获的削铁如泥青釭剑。

        “某家,你爷爷……是也。”刘封冷笑一声,策马挺刀,直取夏侯恩。

        刘封能和徐晃战上几合,单挑能力不弱,夏侯恩连三流武将都不是,这等身携重宝的弱鸡,不杀更待何时?

        夏侯恩一怔,他刚听到爷爷两个字,还待细听对方是谁,刘封的大刀已经迎面劈砍了过来,其招式凶猛异常。

        夏侯恩横枪想要招架,双手刚刚抬到一半,刘封的刀就猛砸了下来。

        “呛啷!”一声脆响之后,夏侯恩铁枪脱手而飞,虎口处血淋淋一阵发麻。

        “汝卑鄙!”夏侯恩大惊失色,急急拔马想要逃避。

        刘封一次突袭得手,哪里肯善罢干休,战马四蹄疾奔,一下冲到了夏侯恩的身后,手中长柄刀毫不怠慢就是一记横扫。

        “噗!”砍瓜般清脆的声音响起,夏侯恩一颗人头已经飞上半空。

        夏侯恩从骑见主将一个回合就没了性命,个个心中惊惧逃窜,刘封策马追赶,又斩首四、五骑后才始回来。

        这一次遭遇战,刘封缴获青釭剑一把,制式环首刀四把、角弓一具,箭矢六枝。

        名剑在手。

        刘封心中豪情顿生。

        这开门红的第一仗,赢了。

        碰上夏侯恩之后,从徐母车驾倾覆地至长坂桥,路程约有十余里,幸运的是,全程除几名曹军斥候远远的察探了一阵后,再无其他波澜。

        这么来看的话,夏侯恩轻敌冒进,算是虎豹骑诸路追骑中跑到最南面的一支。

        到了长坂桥附近,刘封远远的向桥上的张飞举了举刀,又向徐母和简雍嘱咐了几句,遂拔马转头继续向北而去。

        “小将军,真仁慈之人,等见了庶儿,一定要好好的诉说一番,莫忘了今日相救的恩情。”徐母见刘封又回身奔赴战场,心中已是了然。

        这刘封根本不是刘备和徐庶专门来接她这个老妇的,而是恰巧碰上罢了。

        “玄德这义子秉性纯良,收得值呀。”简雍脸上也是露出感激之色,他臀部中箭,本以为性命不保,幸好碰上刘封经过,这才保全了一条性命。

        刘封初战告捷,既救了徐母、简雍,又夺得青釭剑一把,初到汉末时的生疏尽去一空。

        徐母是影响徐庶效力阵营的关健人物,刘封救下徐母,相当于帮助刘备留下徐庶这个重要谋士,这是改变三国历史的一小步,但又是很重要的一步。

        简雍是刘备早年在幽州时的元从,资历很深,赢得他的好感,可以让刘封更快的被赵云、孙乾、陈到等元从将领、谋士接受,未来一切可期。

        ——

        秦时明月汉时关,

        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

        不教胡马度阴山。

        刘封策马扬鞭驰奔于乱军之中,孤军奋战的万千豪情在胸膛升腾。

        身为汉家儿郎,自当以“统一天下、复兴汉室、驱逐胡虏”为已任,面对重重险阻,刘封无所畏惧,他会一往无前,矢志不渝。

        跨下战马被刘封的心情影响,希律律的嘶鸣着,撒开四蹄向着当阳的北面冲杀过去。

        徐母、简雍其实已经算是逃得快的一波,按刘封的推算,甘、糜两位夫人、阿斗、刘备女儿刘月、刘兰等人,大概率是被堵在了当阳以北的鹿门山一带。

        鹿门山位于襄阳与当阳之间,濒临汉江,与岘山隔江相望,庞德公、司马徽等名士常常在此聚会畅谈时事。

        相比当阳南只有夏侯恩等少量曹骑追杀,鹿门山一带的情况可能更加的复杂和恶劣。

        刘封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抢在糜夫人被曹军在断墙发现之前,将糜夫人给救出来。

        糜夫人是刘备正娶的妻室,刘备在徐州时,多得糜竺、糜芳资助,糜氏兄弟进妹为刘备夫人,并且给妹丈资助了大量的财帛,还有奴仆二千余众。

        救下糜夫人,获得她对自己的支持,同时交好糜竺、糜芳两个舅父,对刘封及时了解和掌握刘备的一举一动非常重要。

        至于说营救甘夫人、阿斗还有其他刘备军将领谋士,只能托付赵云多多辛苦了,毕竟,这是他的本职工作,而刘封只是一个帮忙的。

        要是什么都帮着赵云做了,那常山赵子龙的名声也就不显了。

        刘封一路杀散曹军散骑,打探刘备家小去向,正焦急时,道旁一群逃亡百姓中,一个八、九岁左右的少年站了起来,手指向远处的一处冒烟的废弃村舍,支支吾吾说道:“那.......那儿.......有儿.....哭啼!”

        这少年郎身体壮实,一看就是农家子弟,旁边还有一妇人陪同,看样子是母子两个一起逃难,刘封抱拳作揖,道:“刘封多谢小郎君指点,这把刀,且收着,来日留个记念。”

        刘封听这少年说话结巴,心中倏然一动,遂从马鞍上解下一把缴获的环首刀,直接抛给了少年。

        有刀没刀,在乱军中完全是两个概念。

        少年拾起环首刀,欣喜的挥动了几下,抬头目送刘封一人一马离去的身影,久久方自回到难民中坐下。

        “艾儿,为娘走不动了,我们不如和乡人一起,回转义阳吧。”妇人长叹了口气,对少年轻声说道。

        少年神情复杂的朝着北方看了好一阵,最后摇了摇头,道:“阿娘,行百里者半于九十,我们再坚持走上一阵,就能到达南郡了,刘皇叔答应分给我们田地,又免除三年的赋税和徭役,我们很快会有好日子了。”

        说罢,少年紧紧的将环首刀抱在胸前,在他的心里,这一把刀的重要性已经无法代替。

        不知为何,刚才还口吃的少年,在母亲面前,说话却是正常的很。

        “刘封,我的名字叫.......邓艾。”

        少年低喃自语,一双眼眸中流露出渴望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